洗腳(CECA)?洗葩(CEPA)?

 

洗腳(CECA)?洗葩(CEPA)

 

 

ricebug 2009/02/24

 

 

每天看新聞的老太爺竟然問起,「到底這個CECA是什麼東西?」

雖然老人家照著念,我卻不敢吐嘈說「洗腳就是抱緊中國大腿前先把他們的腳洗一洗


(那CEPA豈不就是先把中國的卵葩洗一洗再……
(這解釋真是很黃很暴力……

其實很無言,就像現在電視還在上演阿扁鬼打牆。不過這也沒辦法,我想要這些名嘴講得清楚其中的區別,那大概等於要我上台解釋化學元素週期表。

Wiki是有解釋,到底〈CEPA〈CECA〈FTA三個有什麼不一樣。

 

沒有時間翻譯英文也沒關係,可以看水果報的整理。

那到底奧妙在哪裡呢?請參考【本性@難移】這一篇:CECA – Arrangement OR Agreement?〉

國民黨到底要簽什麼?講不清楚。媒體除了繼續拿阿扁來鞭屍,也講不清楚。

其實講了半天,國民黨想讓台灣人相信,CECA只是個經濟問題,不是政治問題。不過邏輯比較清楚的外國媒體還是一眼就看穿這背後的政治問題。【華盛頓郵報的原文要會員才能看,這裡參考HubertYu的翻譯:〈台灣、中國正協商歷史性的自由貿易協議〉

無論國民黨打什麼算盤,怎麼樣都跳不出右元帥的這段話
『最好能談經濟不談政治啦。
如果一個女的,天天要這個包包,要那個手錶珠寶的,
自己要爽,又不給男的幹,遲早會被強姦的』

我一直很不能理解,為什麼 馬 先生跟國民黨老是打這種『將自己的前途,賭在一個權柄操之在別人手上的政策上面』的算盤。

可是老太爺說了一句話讓我印象深刻:『現在台灣人想的就是救經濟,管它什麼名稱不名稱。』

Well,原來如此,多數選民覺得討好中國就能就經濟,就會帶來效用極大化的時候,選出來的政府當然會推出一些對中國效用極大化,對台灣效用極小化的政策。尤其是負責政策的某些人如江丙坤在中國的生意非常龐大的時候,他們自然會把中國吹成天堂。

這種現實就像某則政治漫畫,同時也道破了 馬 先生的算計。

我是真的覺得很神奇,向中國一面倒來救經濟的策略沒有作用,解決方式竟然是更向中國傾斜一點。這實在很像中國明朝的魏忠賢:賭到把家產都敗光了,接下來就是賣女兒,最後呢?真的拿刀自宮去當太監?

也難說得很,畢竟這個政府似乎已經是一堆宦官當國,說他們是魏忠賢,實在也不算是冤枉他們。只是後人評論魏忠賢『流毒天下』,這些小魏忠賢卻推給『前朝遺禍』,也不曉得到底哪個更爛一點。

【相關閱讀】

獨孤木.〈混蛋,既然CECA就是FTA,那為什麼不簽FTA?

自由時報.〈星期專訪╱前駐WTO大使顏慶章︰簽CECA 必須說清楚講明白〉

水果報蘋論.〈人民不懂CECA是啥碗糕〉
======

司馬觀點:CECA之道(江春男)

兩岸綜合性經濟合作協定(CECA)未演先轟動,有人把它當作仙丹,有人把它當作毒藥,但內容是什麼,誰也搞不清楚。如此重大的公共政策,卻以如此輕率的態度推出,其引起的疑慮和反彈,都是必然的。

經濟部長尹啟銘認為CECA就是FTAFree Trade Agreement,自由貿易協定),兩岸簽訂這種協定絕對與政治無關,把它扯到統一是天大的笑話。他更舉台灣和中南美洲國家簽訂FTA為例,還問難道台灣與中南美國家統一了嗎?

前天,《華盛頓郵報》引用一位大陸學者說這項協定「對兩岸經濟的完全整合是一個開始,對於終極統一,則是一個必要的條件。」這句話,一舉刺破了馬內閣刻意淡化政治意涵的講話。尹部長卻以這種輕佻的態度,簡直把國人當傻瓜,只會徒增反感。

如果這種協定沒有政治意涵,沒有傷害台灣主權,只是關稅減免,互利雙贏,大可展開公聽會,廣徵各界意見,依民主國家制訂公共政策的正當程序,不必神神秘秘,故弄玄虛。明明與國家安全有密切關係,卻把它淡化為純經濟議題。

中共領導人一再強調必須在一個中國架構之下,才能談這項協定。如今雖避而不談,但不可能取消這個前提。馬政府要推出CECA之前,必須對此有所交代。整個談判過程和內容應該透明化,邀請在野黨參與,舉行公聽會。如此開大門才能走大步,民進黨要反對也找不到正當理由。

國民黨在國會擁有絕對多數,很容易顯露權力的傲慢。不久前,兩岸4項協定,在國會未經討論就全部過關,就是活生生的證據。馬英九對兩岸政策的乾綱獨斷,如果重現於CECA身上,朝野對峙一定會沒完沒了。

 

〔 資料來源: 君子不重則不威 | 引用網址

 

距離 它馬ㄉ 下台 1179

 

李阿慶安雙重國籍案爆發350

 

 

洗腳(CECA)?洗葩(CEPA)

 

 

ricebug 2009/02/24

 

 

每天看新聞的老太爺竟然問起,「到底這個CECA是什麼東西?」

雖然老人家照著念,我卻不敢吐嘈說「洗腳就是抱緊中國大腿前先把他們的腳洗一洗


(那CEPA豈不就是先把中國的卵葩洗一洗再……
(這解釋真是很黃很暴力……

其實很無言,就像現在電視還在上演阿扁鬼打牆。不過這也沒辦法,我想要這些名嘴講得清楚其中的區別,那大概等於要我上台解釋化學元素週期表。

Wiki是有解釋,到底〈CEPA〈CECA〈FTA三個有什麼不一樣。

 

沒有時間翻譯英文也沒關係,可以看水果報的整理。

那到底奧妙在哪裡呢?請參考【本性@難移】這一篇:CECA – Arrangement OR Agreement?〉

國民黨到底要簽什麼?講不清楚。媒體除了繼續拿阿扁來鞭屍,也講不清楚。

其實講了半天,國民黨想讓台灣人相信,CECA只是個經濟問題,不是政治問題。不過邏輯比較清楚的外國媒體還是一眼就看穿這背後的政治問題。【華盛頓郵報的原文要會員才能看,這裡參考HubertYu的翻譯:〈台灣、中國正協商歷史性的自由貿易協議〉

無論國民黨打什麼算盤,怎麼樣都跳不出右元帥的這段話
『最好能談經濟不談政治啦。
如果一個女的,天天要這個包包,要那個手錶珠寶的,
自己要爽,又不給男的幹,遲早會被強姦的』

我一直很不能理解,為什麼 馬 先生跟國民黨老是打這種『將自己的前途,賭在一個權柄操之在別人手上的政策上面』的算盤。

可是老太爺說了一句話讓我印象深刻:『現在台灣人想的就是救經濟,管它什麼名稱不名稱。』

Well,原來如此,多數選民覺得討好中國就能就經濟,就會帶來效用極大化的時候,選出來的政府當然會推出一些對中國效用極大化,對台灣效用極小化的政策。尤其是負責政策的某些人如江丙坤在中國的生意非常龐大的時候,他們自然會把中國吹成天堂。

這種現實就像某則政治漫畫,同時也道破了 馬 先生的算計。

我是真的覺得很神奇,向中國一面倒來救經濟的策略沒有作用,解決方式竟然是更向中國傾斜一點。這實在很像中國明朝的魏忠賢:賭到把家產都敗光了,接下來就是賣女兒,最後呢?真的拿刀自宮去當太監?

也難說得很,畢竟這個政府似乎已經是一堆宦官當國,說他們是魏忠賢,實在也不算是冤枉他們。只是後人評論魏忠賢『流毒天下』,這些小魏忠賢卻推給『前朝遺禍』,也不曉得到底哪個更爛一點。

【相關閱讀】

獨孤木.〈混蛋,既然CECA就是FTA,那為什麼不簽FTA?

自由時報.〈星期專訪╱前駐WTO大使顏慶章︰簽CECA 必須說清楚講明白〉

水果報蘋論.〈人民不懂CECA是啥碗糕〉
======

司馬觀點:CECA之道(江春男)

兩岸綜合性經濟合作協定(CECA)未演先轟動,有人把它當作仙丹,有人把它當作毒藥,但內容是什麼,誰也搞不清楚。如此重大的公共政策,卻以如此輕率的態度推出,其引起的疑慮和反彈,都是必然的。

經濟部長尹啟銘認為CECA就是FTAFree Trade Agreement,自由貿易協定),兩岸簽訂這種協定絕對與政治無關,把它扯到統一是天大的笑話。他更舉台灣和中南美洲國家簽訂FTA為例,還問難道台灣與中南美國家統一了嗎?

前天,《華盛頓郵報》引用一位大陸學者說這項協定「對兩岸經濟的完全整合是一個開始,對於終極統一,則是一個必要的條件。」這句話,一舉刺破了馬內閣刻意淡化政治意涵的講話。尹部長卻以這種輕佻的態度,簡直把國人當傻瓜,只會徒增反感。

如果這種協定沒有政治意涵,沒有傷害台灣主權,只是關稅減免,互利雙贏,大可展開公聽會,廣徵各界意見,依民主國家制訂公共政策的正當程序,不必神神秘秘,故弄玄虛。明明與國家安全有密切關係,卻把它淡化為純經濟議題。

中共領導人一再強調必須在一個中國架構之下,才能談這項協定。如今雖避而不談,但不可能取消這個前提。馬政府要推出CECA之前,必須對此有所交代。整個談判過程和內容應該透明化,邀請在野黨參與,舉行公聽會。如此開大門才能走大步,民進黨要反對也找不到正當理由。

國民黨在國會擁有絕對多數,很容易顯露權力的傲慢。不久前,兩岸4項協定,在國會未經討論就全部過關,就是活生生的證據。馬英九對兩岸政策的乾綱獨斷,如果重現於CECA身上,朝野對峙一定會沒完沒了。

 

〔 資料來源: 君子不重則不威 | 引用網址

 

距離 它馬ㄉ 下台 1179

 

李阿慶安雙重國籍案爆發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