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格,也是一種慈悲!(值得用心體會)

寧可小孩現在恨你,也別等到長大了…換你恨他!很有感受!~~~~
  [ 嚴格 ….. 也是一種慈悲 ]
愛,要有方法、有智慧
◆◆◆◆◆   ◆◆◆◆◆   ◆◆◆◆◆   ◆◆◆◆◆   ◆◆◆◆◆
在教學中,有時會教到一些很可愛、或很漂亮的小朋友,
而我也會有些偏心地喜歡他們。
李凱,就是這樣的小孩,天真又可愛;可是他卻也很頑皮,
喜歡「騎快車」──上學時,故意快騎腳踏車,並從後面抓班上同學玉梅的頭髮!
每次玉梅被欺負時,總是氣得大罵「幹x娘」的髒話。
玉梅,很髒,常不洗臉、不洗頭,也長頭蝨,脖子上的污垢像是「一條黑蛇」,
每次經過她身旁,都會聞到「很難聞的異味」;而且她的功課經常沒寫完。
一般來說,很少有小女生會罵「粗魯低俗的髒話」,
偏偏玉梅一被李凱譏笑、欺負,就會尖叫、大罵髒話,所以我也常在同學面前指責她。
相反的,每當李凱「騎快車」或「欺負玉梅」時,
我只是輕聲細語、笑笑地對他說:「李凱,你騎車要慢慢騎,不要欺負女生哦!」
我總是不忍心大聲地斥責可愛、俊美的李凱,也常對他網開一面。
◆◆◆◆◆   ◆◆◆◆◆   ◆◆◆◆◆   ◆◆◆◆◆   ◆◆◆◆◆
一天,同學們都在操場上體育課,我懷孕、大著肚子,坐在教室裡批改作業;
玉梅則因身體不舒服,也坐在教室裡。
當我不經意抬頭時,與玉梅四目相接,
她突然說:「老師,等妳生了小寶寶,我媽說她要幫妳帶小孩!」
「你媽媽在做什麼?」我問。
「我媽媽在幫很多人家裡打掃房間,也在大樓洗樓梯,她說她可以幫妳帶小孩 !」
一臉髒兮兮、頭髮油膩膩的玉梅回答我。
「那妳爸爸呢?」
「我爸爸整天都在喝酒,因為我媽生了六個小孩都是女生,
我爸爸每天都罵我媽『只會生些賠錢貨』!
所以他每天都喝酒、罵人,也打我媽、打我們小孩子!」
玉梅又說,她是老大,一回到家、放下書包,就必須幫忙照顧妹妹們,
也要洗米、煮飯、處理家事;
她,總是忙得很累,也沒時間洗臉、洗頭、寫功課… …
我一聽,一陣難過湧上心頭,也突然覺得∼ 「每個老師眼中的『壞孩子』,
他們背後,可能都有別人不知道的苦楚與心酸!」
後來,我放下批改作業的筆,帶著玉梅到洗手台,幫她洗頭、洗臉!
不久,臉變乾淨了,用吹風機吹乾頭髮後,頭髮也不再油膩惡臭了。
梳完頭髮,我又拿了鏡子給她看,她突然──笑了!
真的,在我印象中,這是她第一次笑!
以前我只記得玉梅常「板著臉、罵髒話」,可是,現在她笑了,
而且笑得是那麼燦爛、漂亮,笑起來真的很美!
從那天開始,玉梅開始「喜歡自己」,每天也都洗完臉才來上學。
兩三星期後,課外活動,我叫小朋友練習跳繩,
她當著同學的面、拿起跳繩,大方地表演!
天哪,她居然「前跳、後跳、交叉跳、花式跳……」都跳得那麼棒!
一跳完,全班小朋友也都不吝嗇地給她如雷的掌聲!
我想,那是玉梅小學生涯中,第一次接受「如此豐盛的喝采」,
因她的學業成績始終都是「最後一名」;
然而,當她跳完繩,抬起頭,她的眼睛竟變得好亮、好美,好有自信!
就這樣,我發現了玉梅在體育方面的長處,也鼓勵她加入了「田徑校隊」。
而在升學國中時,更是大爆冷門,全班只有玉梅一人進入「資優班」∼
考上高雄一國中的「體育資優班」。
◆◆◆◆◆   ◆◆◆◆◆   ◆◆◆◆◆   ◆◆◆◆◆   ◆◆◆◆◆
十多年後,我與孩子們有機會於同學會中,再次相遇。
那天,我搭車到高雄,亭亭玉立的玉梅到火車站來接我。
一見面,玉梅就說:
「倪老師,今天同學會,來了十多位同學,大家都在高醫的加護病房!」
「為什麼?」我大吃了一驚。
「因為李凱出了車禍,他去跟人家飆車,撞成重傷,現在正躺在醫院裡,
一直昏迷不醒,我們大家都到醫院去看他。」
玉梅心情沉重地告訴我。
◆◆◆◆◆   ◆◆◆◆◆   ◆◆◆◆◆   ◆◆◆◆◆   ◆◆◆◆◆
到了高雄醫學院的加護病房,我穿上「消毒衣」進入,
看到同學們都已經站在裡面。
而李凱,他躺在病床上,戴著氧氣罩,
頭與臉部已經嚴重扭曲、變形、浮腫 ……全身 也佈滿插管;
一旁的心電圖則顯示,他的生命跡象十分微弱。
醫生說,李凱已經快不行了!他被撞後到現在,都沒有醒來過;
不過,我們可以多跟他 講講話。
這時,我摸摸李凱的腳,也摸摸他的手… …他,竟是那麼冰冷!
我和同學們不斷地叫他:「李凱、李凱、李凱 ……」
李凱、李凱…… 小時候,我那最可愛、最漂亮的李凱到哪裡去了?
……你知道嗎,老師一直記得你小時候俊帥的臉龐呀!
可是,你現在……怎麼動都不動,不看老師一眼,也不回答老師一句話呀!
此時,玉梅站在我身旁,拉拉我的手,對我說:
「老師,妳跟他說嘛,妳跟他說『妳以前常對他說的那句話嘛』!」
我怔了幾秒 …….. 知道了。
我握住李凱的手,彎著身,靠近他的耳朵,清晰地對他說:
「李凱 ──你騎車 ──要慢慢騎 ──要慢慢騎哦!」
話一講完,心電圖的曲線也起了變化。
他的眼淚,竟從眼角流了下來 ……那天夜裡,李凱走了,動也不動地走了。
而他俊帥的臉龐、頑皮地騎著快車、以及扭曲浮腫的眼角滴下淚水的情景……
卻是我心中「永遠的悲痛與回憶」!
◆◆◆◆◆   ◆◆◆◆◆   ◆◆◆◆◆   ◆◆◆◆◆   ◆◆◆◆◆
法國文學家盧梭曾說:
「你知道用什麼方法,可以使你的孩子成為『不幸的人』嗎?……..
  就是── 對他『百依百順』 !」
真的, 如果 老師或父母,對孩子「太縱容、太放任、太溺愛」,
就可能會害了孩子,甚至使他成為「不幸的人」。
所以…… 「嚴格,也是一種慈悲。」
◆◆◆◆◆   ◆◆◆◆◆   ◆◆◆◆◆    ◆◆◆◆◆   ◆◆◆◆◆
事實上,人都有情感式的「月暈作用」,也常會「以貌取人」,
見到可愛、漂亮、聰明、能言善道的孩子,就特別喜歡他;
◆◆◆◆◆   ◆◆◆◆◆   ◆◆◆◆◆   ◆◆◆◆◆   ◆◆◆◆◆
就像本文中的 倪 老師,因太過於偏愛李凱,
在他騎快車時,未曾嚴厲地管教他、約束他,
以致最後李凱因飆車而喪失生命!
因此,「愛孩子」是對的,但是必須是「有智慧的愛」,不能是「縱容的愛」
若太過溺愛孩子,就如同在孩子的成長性格上「下了毒藥」,
將會使孩子嚐到苦果!
所以,古人說:「愛是好的,姑息卻是絕對的惡!」
不過,在文中另一主角玉梅,卻是個令人欽佩的女孩;
她在一直「被欺負、被瞧不起、始終是最後一名」的低潮中,
因著老師「不嫌棄的愛」,找到自己「生命的亮點」,
因而考進了體育資優班,也為自己的生命找到「光明的出路」!
曾聽過一句話:
「世界上最柔軟的是風,最暴烈的也是風;
世界上最柔和的是水,最蠻橫的也是水!」

◆捨不得管教孩子、捨不得讓孩子挨罵吃苦……他將來會更苦!
◆愛,要「有方法、有智慧」,讓孩子「吃必要的苦,耐必要的勞」,
也捨得讓他跌倒,他才會勇敢爬起來 而且走得更英挺、更有自信!

 

寧可小孩現在恨你,也別等到長大了…換你恨他!很有感受!~~~~
  [ 嚴格 ….. 也是一種慈悲 ]
愛,要有方法、有智慧
◆◆◆◆◆   ◆◆◆◆◆   ◆◆◆◆◆   ◆◆◆◆◆   ◆◆◆◆◆
在教學中,有時會教到一些很可愛、或很漂亮的小朋友,
而我也會有些偏心地喜歡他們。
李凱,就是這樣的小孩,天真又可愛;可是他卻也很頑皮,
喜歡「騎快車」──上學時,故意快騎腳踏車,並從後面抓班上同學玉梅的頭髮!
每次玉梅被欺負時,總是氣得大罵「幹x娘」的髒話。
玉梅,很髒,常不洗臉、不洗頭,也長頭蝨,脖子上的污垢像是「一條黑蛇」,
每次經過她身旁,都會聞到「很難聞的異味」;而且她的功課經常沒寫完。
一般來說,很少有小女生會罵「粗魯低俗的髒話」,
偏偏玉梅一被李凱譏笑、欺負,就會尖叫、大罵髒話,所以我也常在同學面前指責她。
相反的,每當李凱「騎快車」或「欺負玉梅」時,
我只是輕聲細語、笑笑地對他說:「李凱,你騎車要慢慢騎,不要欺負女生哦!」
我總是不忍心大聲地斥責可愛、俊美的李凱,也常對他網開一面。
◆◆◆◆◆   ◆◆◆◆◆   ◆◆◆◆◆   ◆◆◆◆◆   ◆◆◆◆◆
一天,同學們都在操場上體育課,我懷孕、大著肚子,坐在教室裡批改作業;
玉梅則因身體不舒服,也坐在教室裡。
當我不經意抬頭時,與玉梅四目相接,
她突然說:「老師,等妳生了小寶寶,我媽說她要幫妳帶小孩!」
「你媽媽在做什麼?」我問。
「我媽媽在幫很多人家裡打掃房間,也在大樓洗樓梯,她說她可以幫妳帶小孩 !」
一臉髒兮兮、頭髮油膩膩的玉梅回答我。
「那妳爸爸呢?」
「我爸爸整天都在喝酒,因為我媽生了六個小孩都是女生,
我爸爸每天都罵我媽『只會生些賠錢貨』!
所以他每天都喝酒、罵人,也打我媽、打我們小孩子!」
玉梅又說,她是老大,一回到家、放下書包,就必須幫忙照顧妹妹們,
也要洗米、煮飯、處理家事;
她,總是忙得很累,也沒時間洗臉、洗頭、寫功課… …
我一聽,一陣難過湧上心頭,也突然覺得∼ 「每個老師眼中的『壞孩子』,
他們背後,可能都有別人不知道的苦楚與心酸!」
後來,我放下批改作業的筆,帶著玉梅到洗手台,幫她洗頭、洗臉!
不久,臉變乾淨了,用吹風機吹乾頭髮後,頭髮也不再油膩惡臭了。
梳完頭髮,我又拿了鏡子給她看,她突然──笑了!
真的,在我印象中,這是她第一次笑!
以前我只記得玉梅常「板著臉、罵髒話」,可是,現在她笑了,
而且笑得是那麼燦爛、漂亮,笑起來真的很美!
從那天開始,玉梅開始「喜歡自己」,每天也都洗完臉才來上學。
兩三星期後,課外活動,我叫小朋友練習跳繩,
她當著同學的面、拿起跳繩,大方地表演!
天哪,她居然「前跳、後跳、交叉跳、花式跳……」都跳得那麼棒!
一跳完,全班小朋友也都不吝嗇地給她如雷的掌聲!
我想,那是玉梅小學生涯中,第一次接受「如此豐盛的喝采」,
因她的學業成績始終都是「最後一名」;
然而,當她跳完繩,抬起頭,她的眼睛竟變得好亮、好美,好有自信!
就這樣,我發現了玉梅在體育方面的長處,也鼓勵她加入了「田徑校隊」。
而在升學國中時,更是大爆冷門,全班只有玉梅一人進入「資優班」∼
考上高雄一國中的「體育資優班」。
◆◆◆◆◆   ◆◆◆◆◆   ◆◆◆◆◆   ◆◆◆◆◆   ◆◆◆◆◆
十多年後,我與孩子們有機會於同學會中,再次相遇。
那天,我搭車到高雄,亭亭玉立的玉梅到火車站來接我。
一見面,玉梅就說:
「倪老師,今天同學會,來了十多位同學,大家都在高醫的加護病房!」
「為什麼?」我大吃了一驚。
「因為李凱出了車禍,他去跟人家飆車,撞成重傷,現在正躺在醫院裡,
一直昏迷不醒,我們大家都到醫院去看他。」
玉梅心情沉重地告訴我。
◆◆◆◆◆   ◆◆◆◆◆   ◆◆◆◆◆   ◆◆◆◆◆   ◆◆◆◆◆
到了高雄醫學院的加護病房,我穿上「消毒衣」進入,
看到同學們都已經站在裡面。
而李凱,他躺在病床上,戴著氧氣罩,
頭與臉部已經嚴重扭曲、變形、浮腫 ……全身 也佈滿插管;
一旁的心電圖則顯示,他的生命跡象十分微弱。
醫生說,李凱已經快不行了!他被撞後到現在,都沒有醒來過;
不過,我們可以多跟他 講講話。
這時,我摸摸李凱的腳,也摸摸他的手… …他,竟是那麼冰冷!
我和同學們不斷地叫他:「李凱、李凱、李凱 ……」
李凱、李凱…… 小時候,我那最可愛、最漂亮的李凱到哪裡去了?
……你知道嗎,老師一直記得你小時候俊帥的臉龐呀!
可是,你現在……怎麼動都不動,不看老師一眼,也不回答老師一句話呀!
此時,玉梅站在我身旁,拉拉我的手,對我說:
「老師,妳跟他說嘛,妳跟他說『妳以前常對他說的那句話嘛』!」
我怔了幾秒 …….. 知道了。
我握住李凱的手,彎著身,靠近他的耳朵,清晰地對他說:
「李凱 ──你騎車 ──要慢慢騎 ──要慢慢騎哦!」
話一講完,心電圖的曲線也起了變化。
他的眼淚,竟從眼角流了下來 ……那天夜裡,李凱走了,動也不動地走了。
而他俊帥的臉龐、頑皮地騎著快車、以及扭曲浮腫的眼角滴下淚水的情景……
卻是我心中「永遠的悲痛與回憶」!
◆◆◆◆◆   ◆◆◆◆◆   ◆◆◆◆◆   ◆◆◆◆◆   ◆◆◆◆◆
法國文學家盧梭曾說:
「你知道用什麼方法,可以使你的孩子成為『不幸的人』嗎?……..
  就是── 對他『百依百順』 !」
真的, 如果 老師或父母,對孩子「太縱容、太放任、太溺愛」,
就可能會害了孩子,甚至使他成為「不幸的人」。
所以…… 「嚴格,也是一種慈悲。」
◆◆◆◆◆   ◆◆◆◆◆   ◆◆◆◆◆    ◆◆◆◆◆   ◆◆◆◆◆
事實上,人都有情感式的「月暈作用」,也常會「以貌取人」,
見到可愛、漂亮、聰明、能言善道的孩子,就特別喜歡他;
◆◆◆◆◆   ◆◆◆◆◆   ◆◆◆◆◆   ◆◆◆◆◆   ◆◆◆◆◆
就像本文中的 倪 老師,因太過於偏愛李凱,
在他騎快車時,未曾嚴厲地管教他、約束他,
以致最後李凱因飆車而喪失生命!
因此,「愛孩子」是對的,但是必須是「有智慧的愛」,不能是「縱容的愛」
若太過溺愛孩子,就如同在孩子的成長性格上「下了毒藥」,
將會使孩子嚐到苦果!
所以,古人說:「愛是好的,姑息卻是絕對的惡!」
不過,在文中另一主角玉梅,卻是個令人欽佩的女孩;
她在一直「被欺負、被瞧不起、始終是最後一名」的低潮中,
因著老師「不嫌棄的愛」,找到自己「生命的亮點」,
因而考進了體育資優班,也為自己的生命找到「光明的出路」!
曾聽過一句話:
「世界上最柔軟的是風,最暴烈的也是風;
世界上最柔和的是水,最蠻橫的也是水!」

◆捨不得管教孩子、捨不得讓孩子挨罵吃苦……他將來會更苦!
◆愛,要「有方法、有智慧」,讓孩子「吃必要的苦,耐必要的勞」,
也捨得讓他跌倒,他才會勇敢爬起來 而且走得更英挺、更有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