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怎麼想猜題的解答時間?

「整個場面~我Hold不住!」該這麼學現在最夯的一句話嗎?

在所有好心朋友們,一律以“棄標”、“亂猜”、“刻意閃躲”、“蓄意規避”的多方夾殺之下,這不怎麼好猜的猜謎活動,還真的沒有人猜到!

 

「這下…該怎麼辦才好呢?版主,Hlod不住自己的Blog…○◎※#△…弱爆了!」

尷尬了。

 

『不會吧!一點都不想真人演出那恐怖場景!~怎麼這麼殘忍?天啊!~』

『哼哼…哼哼………』反正版主可自由定規則,開心寫條款。SO,當所有人都沒有把球踢進球門時,就進行殘酷12碼罰球吧!延長加賽,比到腿斷為止!

 

『奇怪?…怎隱約聽到“暴政必亡”這幾個字?是太多心了嗎?還是風聲太大,共振產生,有耳鳴現象?應該是想太多了!延長加賽!延長加賽!!!』

 

嗯…總之,因棄標者太多,這局再起一回!

(哈哈哈!這是版主難得跋扈囂張時刻,徹底的濫用權力,哈哈哈!~拿書來砸啊~~啦啦~)

 

【親愛朋友們!~猜對有親筆簽名書耶!還是“沒有簽錯”的正常版耶!~】

謎之音︰『問題是沒有人想要啊~!簽對!簽錯都沒有人想要啊!~~~』

「萬一我有天掛了,書就值錢了耶,不好嗎?很多東西掛了就翻兩翻了耶!」

謎之音︰『問題是妳這麼頑強,打又打不死,哪會說掛就掛?沒聽過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嗎?』

「……GOOD……………」

「……………………………………………………」

GOOD!很好~反正事實是非得要“踹共”賣老臉就是了!」

謎之音︰『阿剛剛不是有個女人說,要歹戲拖棚?現在是怎麼樣咧?』

「喔…好…歹戲拖棚…對!番外篇!番外篇!」

「但歹戲,好歹也要有點趣味,有點意思,才能拖棚吧!不會被揍吧?」

謎之音︰Yes!~妳懂的!~』

 

延長歹戲是這樣開始的。

 

到那早晨,離Interview時間尚有1H。不知為什麼,平日習慣了早餐,這天特別不可口。邊吃邊看她資料,心中想著諸多問題點︰『如何用極短時間,了解這人是否適合這份工作?』、『萬一遇到狀況外的狀況,該怎麼排除?』三明治,吃的異常緩慢。

 

H小姐,提早10分鐘到。(準時,沒遲到,算上道。)

 

第一眼見,疑問瞬間飄出︰『她…履歷表上照片,是何年何月拍的?』

相去甚遠!或該說差異太大。或許有人說,不會跟看婚紗一樣差很大吧?NO!完全不同!這狀況是,一整團謎惑讓人不知該如何開啟話題。或許不厚道,但修飾過多是不爭事實,身高沒加太多,但體重少報了很多很多。『…或許…她忘了即時更新履歷上資料吧?』

 

這天沒大風大雨,也非超級炎熱大中午。對她最大印象是“很匆忙!非常匆忙!”

穿著還算正式服裝,但相對來說,我這面試者卻穿得比她還正式。硬要評比,這麼說,自己算乾淨俐落,襯衫燙過,沒皺巴巴;領子乾淨硬挺,沒任何髒汙;袖口與其他細節,都很簡單。職場打滾這些年了, OL裝的基本,不像也會了八九分。

 

Interview算重要場合,她的現狀有些差強人意。襯衫極不合身,且沒好好打理。皺折一堆是個問題,領子沒翻好。上圍豐滿,所以胸部扣子撐了開來,並非故意偷看,都隱約看到她Bar幾次,有點小尷尬。(一般而言貼個雙面膠,會比較好。)下身窄裙OK,至少黑A裙是萬年經典款,原則上不太會出錯。但穿時或許沒注意拉鍊沒拉好,卡一小部分襯衫。

 

穿著膚色絲襪、平底包鞋,背黑色漆皮質感大包包。長髮,有稍綁不至披頭散髮,但或許天氣真的熱,對泛油光毛髮,有一絲絲介意。(不是強求要什麼造形,但身為女性的我覺得,長髮還是要打理清爽,較舒服。油頭還是留給男生梳,女生不是每個都OK。)

 

整體而言,還算OK,對吧?(細節太挑惕就算在下變態好了!)她外在,當下評分是及格的。

 

 

「嗨~H小姐嗎!您好!我是小茹!幸會!幸會!」第一句招呼。

領進會議室,請她稍作歇息,準備等下的Interview

 

H小姐!喝水嗎?還是茶?」坐下後,這麼問。

留意到坐下時,她是整個人“撲通”的狀態,落到會議室舒適椅身裡。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我遲疑了半晌。

 

「茶~是什麼茶?」

「茶包囉!公司提供的是綠茶、烏龍茶兩種茶包!」

她有點失望發出一聲︰「歐~~~~(拉長音)」後說︰「那水好了!~」

紙杯上桌後︰H小姐~公司規定是這樣的,Interview程序一定有三個人。公司不會只有一個面試官Interview,那樣不太客觀。分別是,面試考評委員,直系主管,職缺者直接關係者。我是職缺者直接關係者!在另外兩長官還沒開始下階段前,依規定由我跟您說明公司這職缺工作內容、公司環境、應該的福利跟其他細節。(職業笑容)」

「歐~~~~(拉長音)」不知為何,她竟露出滿心歡喜童稚表情。大概說明一回後,她再度又發出了那歐的聲音,不斷對我笑著。雖然非專業HR,也見過不少求職者,但她這反應,還真是第一次遇到。又再度遲疑了半晌。

「請問您有帶您的作品集嗎?」該是,看專業部分時刻了。

 

「噢!~~~~(拉長音)有!有!有!~~~~」再度鏗鏘有力激動回應,邊答邊從大包包裡,拿出她的作品集。

(對設計來說,作品集是另張臉,是能力值那張臉。)這些年陸續Interview過一些設計人,往往拿作品集時,有些會費心思集結成冊,好翻、好閱讀、好說明;有的是USB隨身碟,檔案裝好好,簡單有力、又方便;也有的是線上直接開連結畫面,乾乾淨淨、一目了然。

 

但眼前H小姐,拿出的“東西”,著實讓我愣了一下。

 

這些年職場血淚史,已磨練出隱藏過多情緒的偽裝技能,當下真不自覺睜大眼!

如果她從包包裡拿出手榴彈,可能自己荒誕的邏輯還能判讀,或許也能意測!反正不合邏輯就當自己身在電影裡啊!但她拿出的“東西”,真不該出現在Interview這般場合!這奇特物品的反差,就像海邊抓不到蠻牛,山裡應該撈不到海棉寶寶一樣。

 

 

『…感情…那…那…那厚度…是英漢字典大百科嗎?還是…六法全書?…』

接下來…我Hold不住自己爆衝的腦袋岩漿噴發!

 

 

 

答案,不在此篇揭曉,歹戲又拖棚。

 

一樣開放猜謎,猜中有獎!

 

謎之音:『◎※#◇…爛透了!什麼時後跟人家學壞了,一篇文章分很多次啊?蛤!~!!!』

謎之音:『太可恥了!…○◎※&#□△…話不一次說清楚,還分很多次!爛透了!憑什麼啊?妳以為妳很紅嗎?~我呸!!!』(←天外飛來個迷你版的小水母。)

 

「哼~哼~哼~偏不!~不然來當版主啊~!你也來遇到離奇事件啊!啦~啦~~啦~啦~~~!!!」

 

對!就是這麼爛!歹戲就是要拖棚!

歡迎大家拿書摔作者!記得喔!~現在起開放摔書打作者出氣喔!

摔三本以上的,可坐第一排VIP席喔!

(不過要摔只能摔我超愛系列的書喔!摔錯本要重摔喔!)

 

謎之音:『…呃…鬼月過了,但…這女人瘋了!』

「整個場面~我Hold不住!」該這麼學現在最夯的一句話嗎?

在所有好心朋友們,一律以“棄標”、“亂猜”、“刻意閃躲”、“蓄意規避”的多方夾殺之下,這不怎麼好猜的猜謎活動,還真的沒有人猜到!

 

「這下…該怎麼辦才好呢?版主,Hlod不住自己的Blog…○◎※#△…弱爆了!」

尷尬了。

 

『不會吧!一點都不想真人演出那恐怖場景!~怎麼這麼殘忍?天啊!~』

『哼哼…哼哼………』反正版主可自由定規則,開心寫條款。SO,當所有人都沒有把球踢進球門時,就進行殘酷12碼罰球吧!延長加賽,比到腿斷為止!

 

『奇怪?…怎隱約聽到“暴政必亡”這幾個字?是太多心了嗎?還是風聲太大,共振產生,有耳鳴現象?應該是想太多了!延長加賽!延長加賽!!!』

 

嗯…總之,因棄標者太多,這局再起一回!

(哈哈哈!這是版主難得跋扈囂張時刻,徹底的濫用權力,哈哈哈!~拿書來砸啊~~啦啦~)

 

【親愛朋友們!~猜對有親筆簽名書耶!還是“沒有簽錯”的正常版耶!~】

謎之音︰『問題是沒有人想要啊~!簽對!簽錯都沒有人想要啊!~~~』

「萬一我有天掛了,書就值錢了耶,不好嗎?很多東西掛了就翻兩翻了耶!」

謎之音︰『問題是妳這麼頑強,打又打不死,哪會說掛就掛?沒聽過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嗎?』

「……GOOD……………」

「……………………………………………………」

GOOD!很好~反正事實是非得要“踹共”賣老臉就是了!」

謎之音︰『阿剛剛不是有個女人說,要歹戲拖棚?現在是怎麼樣咧?』

「喔…好…歹戲拖棚…對!番外篇!番外篇!」

「但歹戲,好歹也要有點趣味,有點意思,才能拖棚吧!不會被揍吧?」

謎之音︰Yes!~妳懂的!~』

 

延長歹戲是這樣開始的。

 

到那早晨,離Interview時間尚有1H。不知為什麼,平日習慣了早餐,這天特別不可口。邊吃邊看她資料,心中想著諸多問題點︰『如何用極短時間,了解這人是否適合這份工作?』、『萬一遇到狀況外的狀況,該怎麼排除?』三明治,吃的異常緩慢。

 

H小姐,提早10分鐘到。(準時,沒遲到,算上道。)

 

第一眼見,疑問瞬間飄出︰『她…履歷表上照片,是何年何月拍的?』

相去甚遠!或該說差異太大。或許有人說,不會跟看婚紗一樣差很大吧?NO!完全不同!這狀況是,一整團謎惑讓人不知該如何開啟話題。或許不厚道,但修飾過多是不爭事實,身高沒加太多,但體重少報了很多很多。『…或許…她忘了即時更新履歷上資料吧?』

 

這天沒大風大雨,也非超級炎熱大中午。對她最大印象是“很匆忙!非常匆忙!”

穿著還算正式服裝,但相對來說,我這面試者卻穿得比她還正式。硬要評比,這麼說,自己算乾淨俐落,襯衫燙過,沒皺巴巴;領子乾淨硬挺,沒任何髒汙;袖口與其他細節,都很簡單。職場打滾這些年了, OL裝的基本,不像也會了八九分。

 

Interview算重要場合,她的現狀有些差強人意。襯衫極不合身,且沒好好打理。皺折一堆是個問題,領子沒翻好。上圍豐滿,所以胸部扣子撐了開來,並非故意偷看,都隱約看到她Bar幾次,有點小尷尬。(一般而言貼個雙面膠,會比較好。)下身窄裙OK,至少黑A裙是萬年經典款,原則上不太會出錯。但穿時或許沒注意拉鍊沒拉好,卡一小部分襯衫。

 

穿著膚色絲襪、平底包鞋,背黑色漆皮質感大包包。長髮,有稍綁不至披頭散髮,但或許天氣真的熱,對泛油光毛髮,有一絲絲介意。(不是強求要什麼造形,但身為女性的我覺得,長髮還是要打理清爽,較舒服。油頭還是留給男生梳,女生不是每個都OK。)

 

整體而言,還算OK,對吧?(細節太挑惕就算在下變態好了!)她外在,當下評分是及格的。

 

 

「嗨~H小姐嗎!您好!我是小茹!幸會!幸會!」第一句招呼。

領進會議室,請她稍作歇息,準備等下的Interview

 

H小姐!喝水嗎?還是茶?」坐下後,這麼問。

留意到坐下時,她是整個人“撲通”的狀態,落到會議室舒適椅身裡。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我遲疑了半晌。

 

「茶~是什麼茶?」

「茶包囉!公司提供的是綠茶、烏龍茶兩種茶包!」

她有點失望發出一聲︰「歐~~~~(拉長音)」後說︰「那水好了!~」

紙杯上桌後︰H小姐~公司規定是這樣的,Interview程序一定有三個人。公司不會只有一個面試官Interview,那樣不太客觀。分別是,面試考評委員,直系主管,職缺者直接關係者。我是職缺者直接關係者!在另外兩長官還沒開始下階段前,依規定由我跟您說明公司這職缺工作內容、公司環境、應該的福利跟其他細節。(職業笑容)」

「歐~~~~(拉長音)」不知為何,她竟露出滿心歡喜童稚表情。大概說明一回後,她再度又發出了那歐的聲音,不斷對我笑著。雖然非專業HR,也見過不少求職者,但她這反應,還真是第一次遇到。又再度遲疑了半晌。

「請問您有帶您的作品集嗎?」該是,看專業部分時刻了。

 

「噢!~~~~(拉長音)有!有!有!~~~~」再度鏗鏘有力激動回應,邊答邊從大包包裡,拿出她的作品集。

(對設計來說,作品集是另張臉,是能力值那張臉。)這些年陸續Interview過一些設計人,往往拿作品集時,有些會費心思集結成冊,好翻、好閱讀、好說明;有的是USB隨身碟,檔案裝好好,簡單有力、又方便;也有的是線上直接開連結畫面,乾乾淨淨、一目了然。

 

但眼前H小姐,拿出的“東西”,著實讓我愣了一下。

 

這些年職場血淚史,已磨練出隱藏過多情緒的偽裝技能,當下真不自覺睜大眼!

如果她從包包裡拿出手榴彈,可能自己荒誕的邏輯還能判讀,或許也能意測!反正不合邏輯就當自己身在電影裡啊!但她拿出的“東西”,真不該出現在Interview這般場合!這奇特物品的反差,就像海邊抓不到蠻牛,山裡應該撈不到海棉寶寶一樣。

 

 

『…感情…那…那…那厚度…是英漢字典大百科嗎?還是…六法全書?…』

接下來…我Hold不住自己爆衝的腦袋岩漿噴發!

 

 

 

答案,不在此篇揭曉,歹戲又拖棚。

 

一樣開放猜謎,猜中有獎!

 

謎之音:『◎※#◇…爛透了!什麼時後跟人家學壞了,一篇文章分很多次啊?蛤!~!!!』

謎之音:『太可恥了!…○◎※&#□△…話不一次說清楚,還分很多次!爛透了!憑什麼啊?妳以為妳很紅嗎?~我呸!!!』(←天外飛來個迷你版的小水母。)

 

「哼~哼~哼~偏不!~不然來當版主啊~!你也來遇到離奇事件啊!啦~啦~~啦~啦~~~!!!」

 

對!就是這麼爛!歹戲就是要拖棚!

歡迎大家拿書摔作者!記得喔!~現在起開放摔書打作者出氣喔!

摔三本以上的,可坐第一排VIP席喔!

(不過要摔只能摔我超愛系列的書喔!摔錯本要重摔喔!)

 

謎之音:『…呃…鬼月過了,但…這女人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