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互動的猜謎時間?

格友說︰「厚~妳Blog太簡單~太過簡單了~都沒有互動~這樣會沒有人氣~」

「怎麼會沒有人氣?老闆們都氣得要死,怎麼說沒有“”氣?」

「被說中的老闆、上司哪個不生氣,怎麼會沒有“”氣?都氣的噴煙了吧?」該說他們話說得中肯,可是在下就個低調人種,這…該怎麼辦呢?

 

謎之音︰『這女人自從經歷Alaska零下爆冷冷氣團後,越來越會瞬間降溫。身上的冷氣團自成一個格局了…』

 

為了要有所謂“互動”?什麼是互動?(怎麼腦子中的互動,等於互毆?)

定義相當模糊,對低調慣的人來說,超級複雜。那這篇,來個互動吧。

 

 

那晚,老闆扔個履歷來,信中言明清楚,與她聊聊先,然後約來面試Talk

(之前就說過, 在下“變態等級”,不能用正常人邏輯衡量!因為破表!用怪獸等級來說的話,該屬“完全變態”那種不明生物。)←國小自然科應該有聽過這個特殊單字,不陌生吧!

 

這小姐,姑且稱她為H小姐。

履歷洋洋灑灑寫得不算太差,該說明的都有說明到,若用百當評分標準,有及格。且工作經驗填了七到八年時間,算長。但她的念的科系,與我們想找的並不符合。但老闆說︰「人有多方面可能,大家互相給個機會看看。不一定念本科系的,就很強!有興趣的人,學習的動力或許大很多!」認同,因自己也是這樣的人種之一。認真再三看完履歷後,撥了電話給她。

 

H小姐您好!這邊是○○公司!我們接到您的履歷,也看過了,希望能先互相了解一下,您…目前*※#●◎※&#…(←以下冠冕堂皇的樣版話,此略。)」

在將公司概況、福利、環境、組織、工作內容,大略說明後問了句︰「既然您大致了解這職缺的內容了,想請問一下,您方便安排時間來公司Interview嗎?」話說出的當下,眼神停留在老闆排好的行程上。(老闆一直都忙碌,不管是大老闆、中老闆、還是小老闆。大家都知,當官的,總有一堆開不完會,一堆跑不完事忙錄。)眼神還在漂移當下,確定接下來三天,老闆們行程都滿檔時,話筒那方傳來她急迫回應︰「明天~明天~我就去面試!」

「一早~八點~八點就去!」又補了一句。

 

「……………」三條粗黑線,瞬間飄上額頭正中間。

「呃…H小姐…等一下!等一下!我是詢問,以下幾個時間點,您方便過來面試!不是明天一早來面試喔!明天一早並沒有安排面試的行程喔。」

「八點!一早啊~八點我就可以到~八點!更早也可以~」

「……………………………」粗黑線,增加到5條。

H小姐!可能我表達的方式您誤會了!我的意思是說,剛剛說的那幾個時間點,是面試官們已排定的OK時間,您挑一個您也方便的時間,過來公司這邊Interview可以嗎?我重覆一下剛剛的時間,星期四的早上十點,星期四的下午四點,跟星期五的下午兩點,三個時段!」

「八點!八點啊!明天一早都可以!越早越好!」鏗鏘有力,毫不遲疑。

「我的意思是說,剛剛說的時間點,是面試官們都已經排定的時間,您挑一個時段來,其他時間,面試官們不見得有空檔,可以Interview,我的意思是…(←一樣話,原封不動重覆一次。)」

「好!那現在也可以!現在可以!不要到明天!我現在收一收過去妳等我!」

「……………」(←是我表態方式有問題,還是她IO介面有Bug?怎麼我說什麼,她接收到的完全不一樣?)

「H小姐!我知道妳可能很急,但主管們每天有既定行程,不是時時刻刻都在公司。這邊必須跟他們一個一個約時間,安排好,才能進行面試的。不是您說馬上來,所有Key Man都在,您能理解我說的意思嗎?」

 

「喔~是喔~喔~那他們什麼時候有時間面試我啊?」這句話,開始聽的出她語氣不同。

H小姐~剛剛跟您提的那幾個時間,是內部已協調好的,您看您哪個時段OK跟我說就好囉~」

(↑以下同樣的話,再度重覆第二次。)就是我說我的,她說她的。

 

 

 

H小姐!請您稍稍停一下,讓我再說一次好嗎?就是剛剛說的那三個時間點,妳哪一天有空,選好,跟我說。我好安排妳來公司跟主管面試好嗎?本週其他時間,主管這邊都排滿了喔。不然就要到下週囉。」強壓著微怒的語調,耐心的把話再度說完。

「喔~(拉長音)(又停頓了一下)喔~那明天早上七點呢?我可以很早起…」

如果有任意門,真想開了門直接衝過去,抓著她肩膀︰「阿妳這個人是完全不聽人類的話嗎?人家說什麼妳都不聽的是嗎?蛤?~」當然這僅只腦中幻想,還是耐著性子,又重覆一樣的話,一遍又一遍。

最後終於,小小失控︰H小姐!如果妳這麼急著想面試,就星期四1000好了!還有三天多,妳也不會太倉促,還可準備一下資料,這樣可以嗎?如果沒有困難,那就週四早上1000囉!」

或許提高一格音量,讓她錯愕,所以從這句後,她說話態度開始趨於緩慢。不是劈哩啪啦的連珠炮自個說個不停,但還是嘟嚷︰「不能明天一大早嗎?一大早啊?九點,八點,七點都可以啊!」

 

H小姐!再提醒您一下,公司主管不會一早進辦公室,他們每天大都有固定行程,所以才需要祕書、助理幫他們排時間。今天不是多早問題,也不是您能多早來到公司面試,是他們不見得人在公司,公司面試有一定流程與程序。這跟興高采烈去店裡買東西,不見得那時間點店家有開,是類似的道理,您能理解嗎?」隱約有感覺,話筒快被我捏爆了。

「一…早…不…」這次沒有週旋下去,因怕自己會克制不住,血氣方剛作出什麼不理性事。在她又嘟嚷當下,一句︰「星期四1000 Interview~這麼說定時間,等下會發Mail到妳信箱。上頭會清楚說明Interview流程,還有該準備哪些東西,公司基本資料等。在您過來Interview期間有任何問題,歡迎您打Mail上專線電話連絡。我大部分的時間都會在公司。謝謝!再見!Bye!」

掛下電話當下,還是依稀聽到她嘟嚷。且還是同一句︰「明天一早啊…」

『天啊………』接著,嘆了好長的一口大氣。

是我不正常,還是世界該笑瘋顛?

 

恰巧另個同事下班前路過Block,聽到那聲大長嘆,問了︰「欸…妳怎麼嘆這麼大一口氣啊?」

 

面露無奈指著 PAD「老闆叫我約個妹妹來面試!但光剛剛跟她講電話,就知道問題很多很多了!你說,該怎麼辦才好呢?」

「怎麼說?資歷不夠嗎,還是能力不夠?」

「這些光看履歷看不太仔細,但我對她的態度,有著很大的疑慮!」

「怎麼說?」

「這麼說吧,他的溝通能力,可能不太好,我的感覺!」

「是喔,那這個職缺不是要跟其他部門配合,那不就慘了?」

「唉…對啊!工作是一回事,但是能不能與人溝通,又是一門重要課題,很擔心啊!」

「約了嗎?」

「約了啊!星期四Interview!剛資料都送出去給Boss,只是真的很無言啊!」

「怎說?」

「人從小細節可看出大端倪,光是跟她通電話就覺得誇張。她不太能聽人家說話,很難想像,Interview那天,會發生什麼事啊?」

「恭喜妳,我先下班了!」

他望了望我囧到不行表情,沒多說,只補句,「加油精神與妳同在,但我肉體要回家了!」

 

我不是HR,也並非什麼高官,只是個職場待了有段歲月小員工。沒有日理萬機、閱人無數,也不會說話就讓水凍結。回到剛剛,細節會透露出很多東西,光是這些事,就足以讓人眉頭深鎖

 

前方飄出堆烏雲,唉…Interview這人,會起多少漣漪與波瀾?當然結果已發生,且相當離奇與驚悚。)賣個關子,來個猜謎好了

 

 

以下開放互動時間,(冷!)請猜猜H小姐,重要Interview場合,作了幾件不可思議事?猜中有獎〜!!!(嗯,親筆簽名書好了,且沒有簽成山塞版的?什麼不夠要加碼喔讓小的想看看喔〜!正常版加山塞版的各一嗎?)

 

下一篇公布答案,不棄嫌的話,請期待!

小姐,這篇沒爆點耶〜!」

「有啊有啊怎麼沒爆點就是都沒人猜中的話,小的要親自演出那個場景PO上來耶!〜爆不爆?夠爆吧〜

 

謎之音︰「蝦米要親自演出那場景喔哇咧?!那會不會PO出來,妳的喃喃自語變爛爛自語啊阿還是直接倒站?」

「………………………………」

 

放心,因為太難猜到,在下有十足的把握,嘿嘿嘿

陰險的莊家通贏前卑劣的微笑!)

格友說︰「厚~妳Blog太簡單~太過簡單了~都沒有互動~這樣會沒有人氣~」

「怎麼會沒有人氣?老闆們都氣得要死,怎麼說沒有“”氣?」

「被說中的老闆、上司哪個不生氣,怎麼會沒有“”氣?都氣的噴煙了吧?」該說他們話說得中肯,可是在下就個低調人種,這…該怎麼辦呢?

 

謎之音︰『這女人自從經歷Alaska零下爆冷冷氣團後,越來越會瞬間降溫。身上的冷氣團自成一個格局了…』

 

為了要有所謂“互動”?什麼是互動?(怎麼腦子中的互動,等於互毆?)

定義相當模糊,對低調慣的人來說,超級複雜。那這篇,來個互動吧。

 

 

那晚,老闆扔個履歷來,信中言明清楚,與她聊聊先,然後約來面試Talk

(之前就說過, 在下“變態等級”,不能用正常人邏輯衡量!因為破表!用怪獸等級來說的話,該屬“完全變態”那種不明生物。)←國小自然科應該有聽過這個特殊單字,不陌生吧!

 

這小姐,姑且稱她為H小姐。

履歷洋洋灑灑寫得不算太差,該說明的都有說明到,若用百當評分標準,有及格。且工作經驗填了七到八年時間,算長。但她的念的科系,與我們想找的並不符合。但老闆說︰「人有多方面可能,大家互相給個機會看看。不一定念本科系的,就很強!有興趣的人,學習的動力或許大很多!」認同,因自己也是這樣的人種之一。認真再三看完履歷後,撥了電話給她。

 

H小姐您好!這邊是○○公司!我們接到您的履歷,也看過了,希望能先互相了解一下,您…目前*※#●◎※&#…(←以下冠冕堂皇的樣版話,此略。)」

在將公司概況、福利、環境、組織、工作內容,大略說明後問了句︰「既然您大致了解這職缺的內容了,想請問一下,您方便安排時間來公司Interview嗎?」話說出的當下,眼神停留在老闆排好的行程上。(老闆一直都忙碌,不管是大老闆、中老闆、還是小老闆。大家都知,當官的,總有一堆開不完會,一堆跑不完事忙錄。)眼神還在漂移當下,確定接下來三天,老闆們行程都滿檔時,話筒那方傳來她急迫回應︰「明天~明天~我就去面試!」

「一早~八點~八點就去!」又補了一句。

 

「……………」三條粗黑線,瞬間飄上額頭正中間。

「呃…H小姐…等一下!等一下!我是詢問,以下幾個時間點,您方便過來面試!不是明天一早來面試喔!明天一早並沒有安排面試的行程喔。」

「八點!一早啊~八點我就可以到~八點!更早也可以~」

「……………………………」粗黑線,增加到5條。

H小姐!可能我表達的方式您誤會了!我的意思是說,剛剛說的那幾個時間點,是面試官們已排定的OK時間,您挑一個您也方便的時間,過來公司這邊Interview可以嗎?我重覆一下剛剛的時間,星期四的早上十點,星期四的下午四點,跟星期五的下午兩點,三個時段!」

「八點!八點啊!明天一早都可以!越早越好!」鏗鏘有力,毫不遲疑。

「我的意思是說,剛剛說的時間點,是面試官們都已經排定的時間,您挑一個時段來,其他時間,面試官們不見得有空檔,可以Interview,我的意思是…(←一樣話,原封不動重覆一次。)」

「好!那現在也可以!現在可以!不要到明天!我現在收一收過去妳等我!」

「……………」(←是我表態方式有問題,還是她IO介面有Bug?怎麼我說什麼,她接收到的完全不一樣?)

「H小姐!我知道妳可能很急,但主管們每天有既定行程,不是時時刻刻都在公司。這邊必須跟他們一個一個約時間,安排好,才能進行面試的。不是您說馬上來,所有Key Man都在,您能理解我說的意思嗎?」

 

「喔~是喔~喔~那他們什麼時候有時間面試我啊?」這句話,開始聽的出她語氣不同。

H小姐~剛剛跟您提的那幾個時間,是內部已協調好的,您看您哪個時段OK跟我說就好囉~」

(↑以下同樣的話,再度重覆第二次。)就是我說我的,她說她的。

 

 

 

H小姐!請您稍稍停一下,讓我再說一次好嗎?就是剛剛說的那三個時間點,妳哪一天有空,選好,跟我說。我好安排妳來公司跟主管面試好嗎?本週其他時間,主管這邊都排滿了喔。不然就要到下週囉。」強壓著微怒的語調,耐心的把話再度說完。

「喔~(拉長音)(又停頓了一下)喔~那明天早上七點呢?我可以很早起…」

如果有任意門,真想開了門直接衝過去,抓著她肩膀︰「阿妳這個人是完全不聽人類的話嗎?人家說什麼妳都不聽的是嗎?蛤?~」當然這僅只腦中幻想,還是耐著性子,又重覆一樣的話,一遍又一遍。

最後終於,小小失控︰H小姐!如果妳這麼急著想面試,就星期四1000好了!還有三天多,妳也不會太倉促,還可準備一下資料,這樣可以嗎?如果沒有困難,那就週四早上1000囉!」

或許提高一格音量,讓她錯愕,所以從這句後,她說話態度開始趨於緩慢。不是劈哩啪啦的連珠炮自個說個不停,但還是嘟嚷︰「不能明天一大早嗎?一大早啊?九點,八點,七點都可以啊!」

 

H小姐!再提醒您一下,公司主管不會一早進辦公室,他們每天大都有固定行程,所以才需要祕書、助理幫他們排時間。今天不是多早問題,也不是您能多早來到公司面試,是他們不見得人在公司,公司面試有一定流程與程序。這跟興高采烈去店裡買東西,不見得那時間點店家有開,是類似的道理,您能理解嗎?」隱約有感覺,話筒快被我捏爆了。

「一…早…不…」這次沒有週旋下去,因怕自己會克制不住,血氣方剛作出什麼不理性事。在她又嘟嚷當下,一句︰「星期四1000 Interview~這麼說定時間,等下會發Mail到妳信箱。上頭會清楚說明Interview流程,還有該準備哪些東西,公司基本資料等。在您過來Interview期間有任何問題,歡迎您打Mail上專線電話連絡。我大部分的時間都會在公司。謝謝!再見!Bye!」

掛下電話當下,還是依稀聽到她嘟嚷。且還是同一句︰「明天一早啊…」

『天啊………』接著,嘆了好長的一口大氣。

是我不正常,還是世界該笑瘋顛?

 

恰巧另個同事下班前路過Block,聽到那聲大長嘆,問了︰「欸…妳怎麼嘆這麼大一口氣啊?」

 

面露無奈指著 PAD「老闆叫我約個妹妹來面試!但光剛剛跟她講電話,就知道問題很多很多了!你說,該怎麼辦才好呢?」

「怎麼說?資歷不夠嗎,還是能力不夠?」

「這些光看履歷看不太仔細,但我對她的態度,有著很大的疑慮!」

「怎麼說?」

「這麼說吧,他的溝通能力,可能不太好,我的感覺!」

「是喔,那這個職缺不是要跟其他部門配合,那不就慘了?」

「唉…對啊!工作是一回事,但是能不能與人溝通,又是一門重要課題,很擔心啊!」

「約了嗎?」

「約了啊!星期四Interview!剛資料都送出去給Boss,只是真的很無言啊!」

「怎說?」

「人從小細節可看出大端倪,光是跟她通電話就覺得誇張。她不太能聽人家說話,很難想像,Interview那天,會發生什麼事啊?」

「恭喜妳,我先下班了!」

他望了望我囧到不行表情,沒多說,只補句,「加油精神與妳同在,但我肉體要回家了!」

 

我不是HR,也並非什麼高官,只是個職場待了有段歲月小員工。沒有日理萬機、閱人無數,也不會說話就讓水凍結。回到剛剛,細節會透露出很多東西,光是這些事,就足以讓人眉頭深鎖

 

前方飄出堆烏雲,唉…Interview這人,會起多少漣漪與波瀾?當然結果已發生,且相當離奇與驚悚。)賣個關子,來個猜謎好了

 

 

以下開放互動時間,(冷!)請猜猜H小姐,重要Interview場合,作了幾件不可思議事?猜中有獎〜!!!(嗯,親筆簽名書好了,且沒有簽成山塞版的?什麼不夠要加碼喔讓小的想看看喔〜!正常版加山塞版的各一嗎?)

 

下一篇公布答案,不棄嫌的話,請期待!

小姐,這篇沒爆點耶〜!」

「有啊有啊怎麼沒爆點就是都沒人猜中的話,小的要親自演出那個場景PO上來耶!〜爆不爆?夠爆吧〜

 

謎之音︰「蝦米要親自演出那場景喔哇咧?!那會不會PO出來,妳的喃喃自語變爛爛自語啊阿還是直接倒站?」

「………………………………」

 

放心,因為太難猜到,在下有十足的把握,嘿嘿嘿

陰險的莊家通贏前卑劣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