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資訊安全大漏洞?

死黨YU,無原由突然被扔到大陸去。(希望這篇,不要被眾人圍就是了。)

其實也不算無預警,就老闆輕描淡寫幾句話,帶出後面這些驚濤又駭浪,或稱孤苦無依流浪記?

 

『妳有台胞證嗎?』

『留意一下,隨時要外派妳幾個月。』就這麼幾句話,一個清瘦弱女子,硬生生被扔到上海去。

 

YU與我是那種從小認識到大,超過N年交情超級死黨,人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雖是莫逆之交,但怪異的她並沒有被“傳染到”,在下這瘋子任何驚天動地DNA習性。這種長時間外派,對她來說“黃花姑娘上花轎,頭一遭。”(或該說是“”嗎?)

 

大夥知情後紛紛安慰︰「還好是去語言可通的地方,不至於這麼困頓啦。」、「語言通就餓不掛,安啦安啦!~」但說真的,從她知航班正確時間那刻開始,臉上就寫著“忐忑不安,極度惶恐”斗大幾個字。尤其她一直是那種,超級乖乖女生個性。(想像一下格鬥畫面,在下拿大刀狂砍,YU一旁拿盾牌張望躊躇著,何時該下來打。手足無措貌說,“我要幫忙殺敵嗎?妳被砍一刀耶!”)人類朋友的組合,有時相當唯妙。

 

當然再多不捨,再多千言萬語,離開這事不能Say No。所以YU還是背著行囊,帶著滿滿家當,重重困惑,梨花帶淚去了上海。(十八相送免不了。)

 

待過那邊的人都知,那邊對網路限制,相當嚴格。這真難以一言道盡,總之就是層層關卡、處處限制。有網路,但很多有地方不能去;有線路,但有很多東西看不到。台灣能看的,到了那邊,通通限縮了,且是大口徑限縮。(就有水管接家裡,但是它不見得會供水100%。)

 

好不容易,YU千里迢迢飛上海,風塵僕僕橫越多處,抵達即將長駐四個月的處所。快速熟悉環境後,終在住宿裡,找到傳說中的WIFI。但此時,已是她從臺灣出發十幾個小時後了。

 

智慧型手機便利時刻到來,啪啦啪啦~開始發WhatsApp訊息來。(台灣便利慣了,沒由來一堆限制,對剛去人來說,真是麻煩。)

 

『厚~啊~我是來當苦工的啊!累死了啊~』第一句相當有梗,一語道破出這趟真正宗旨。簡單哈啦後,Lag嚴重,我倆對談,變成慢動作模式。這邊發三、五句後,隔七、八分鐘後她才看到。她發一堆後,這邊也是隔段長時間才看到,像月球無重力狀態,一切都LagLagLag

 

放棄手機聯絡,真的慢,改用NBYU裝半天,NB終開始Work。她興奮大叫!Msn怎麼都比WhatsApp方便多了。接下來閒話家常。她說著兩邊差異,人民不同,風俗民情炯異。自己則是不斷安慰︰「久了就習慣了!沒什麼!沒什麼!」她說吃是問題,太油膩!太辛辣!太超過!又說,便利度完全不比臺灣。台灣東西隨手可得,方便得很,那邊困難度增加很多很多。我則是繼續安慰︰「當我人在USA那段時間,也是這般感受很深刻。」重度抱怨累積到最後,YU終像火山熔岩大爆走,一股就爆發起來。

 

『我討厭大陸!我討厭大陸!我想回台灣!我想要回台灣啊~!啊~!~~~』

 

我這人,個性真的很偏差,看她抓狂,沒有往正面方向引導,卻說︰『想回台灣喔!~簡單啊!妳就現在衝去天安門,大喊三民主義萬歲!!!馬上就可以回台灣啦!不過,可能回來的是一罐骨灰喔!』(←當然,這是玩笑話!)

 

詭異的是,打完這段話不到3秒,YU瞬間變成離線狀態,消失無蹤。

 

OHMY GOD!!!~』

『不會吧!難道那邊這麼厲害!監控這麼完美!YU就這樣被抓了?』

當下,換我臉上寫了“忐忑不安,極度惶恐!”『不會吧?我死黨,被抓去勞改了???』

臉由正常色→變青色→接著紫色→然後灰色→最後黑色。(遠比那畫面上Msn小人變顏色,還來的豐富又快速。)

 

YU徹底不見了,在那句話後。

 

緊張的我握著手機心想︰『現在打過去,她會不會正在布袋中?與我天人永隔?一句話,害慘了自己好友,天啊!~好罪過!!!天啊~~~』!不斷不斷自責,不停不停滴汗,YU還是沒出現,Msn小綠人,灰的!!!我臉也是灰的!!!『救命啊~~~』

 

正當想用關鍵字搜尋,“被抓去勞改”這幾個字當下。

『噹啷!噹啷!』手機WahtsApp彈來訊息聲音!YU出現了!!!

 

『妳是YU嗎?還是公安?』正打算這麼問,只見訊息︰『爛死了!我恨大陸!爛地方!網路一直斷線,東西都好爛!爛透了!!!』

『………………………………』

『………………………………………………………………』無言。

虛驚一場,還好只是斷線,不是勞改!是時間點太巧合,也是我想太多了…

『好恐怖!好害怕!我以為,妳被抓去勞改了,以後是YU蘇武牧羊北海邊了!』

 

『………………………………………………………………』語畢,換YU Lag了。

 

資訊安全不安全,重要不重要,這問題,遇到了才知道。

沒弄好會有布袋裝一裝,沒處理好會有萬里長城~萬里長!苦兒流浪記之離天空最近的地方是天國。

 

 

 

這天,Msn視窗彈出個許久不見的人。(姑且就稱她為玫瑰花吧。)

 

玫瑰花失聯很久了,印象中上回Touch,該是三或四年前。

通常這種失聯萬年,然後會突然找上門,標籤邏輯中,都先打三個問號,警戒心瞬間升高等級。(↑這時該稱讚公司網路安全部門,平日的苦口婆心訓練有聽進去嗎?)

 

她第一句︰『在嗎?』稀鬆平常不過了。慣性沒有多餘表情,繼續工作。

 

接下來“振動了”,Msn視窗那種無聊振動打招呼方式。

『ㄟ?怎麼?』

 

第三句說了︰『去超商幫我買MyCard好嗎?』

 

OH YA!~終忍不住︰『哈哈,好啊,燒給你!』

 

OK!~好快~比YU被抓去勞改還來的快!玫瑰花只用1/2秒時間,就消失了!

綠人瞬間又變小灰人,不過這次灰臉的人,還是我!

 

『………………………』

『………………………………………………………』

怎麼不繼續跟我玩?

我全心全意,全身精神、細胞,都打算繼續陪妳詐騙下去耶?阿怎麼才“ ”三個字,就放棄?這樣對我很不公平耶!我這麼熱血沸騰的想繼續耶!

 

『小茹!…那是詐騙,不是老闆or長官,妳太本能反應了!』

「唉~我本能反應就是,看到欺騙就想燒!~聽到詐欺就放火!~」

 

『…………………………』

好吧…我的錯!老闆、長官天天詐欺,一時隱忍不住,脫口而出想說的話!是我的錯!我的錯!

 

「妳生涯字典裡,黑心老闆、惡質長官跟“燒給你”三個字,是畫上絕對等號的。真的!~」某人這麼下結論。

 

『…………………………………………』

 

『我的字典裡沒有放棄~因為已~“”定你!~』

 

可以出EP,就叫“燒你”嗎?

死黨YU,無原由突然被扔到大陸去。(希望這篇,不要被眾人圍就是了。)

其實也不算無預警,就老闆輕描淡寫幾句話,帶出後面這些驚濤又駭浪,或稱孤苦無依流浪記?

 

『妳有台胞證嗎?』

『留意一下,隨時要外派妳幾個月。』就這麼幾句話,一個清瘦弱女子,硬生生被扔到上海去。

 

YU與我是那種從小認識到大,超過N年交情超級死黨,人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雖是莫逆之交,但怪異的她並沒有被“傳染到”,在下這瘋子任何驚天動地DNA習性。這種長時間外派,對她來說“黃花姑娘上花轎,頭一遭。”(或該說是“”嗎?)

 

大夥知情後紛紛安慰︰「還好是去語言可通的地方,不至於這麼困頓啦。」、「語言通就餓不掛,安啦安啦!~」但說真的,從她知航班正確時間那刻開始,臉上就寫著“忐忑不安,極度惶恐”斗大幾個字。尤其她一直是那種,超級乖乖女生個性。(想像一下格鬥畫面,在下拿大刀狂砍,YU一旁拿盾牌張望躊躇著,何時該下來打。手足無措貌說,“我要幫忙殺敵嗎?妳被砍一刀耶!”)人類朋友的組合,有時相當唯妙。

 

當然再多不捨,再多千言萬語,離開這事不能Say No。所以YU還是背著行囊,帶著滿滿家當,重重困惑,梨花帶淚去了上海。(十八相送免不了。)

 

待過那邊的人都知,那邊對網路限制,相當嚴格。這真難以一言道盡,總之就是層層關卡、處處限制。有網路,但很多有地方不能去;有線路,但有很多東西看不到。台灣能看的,到了那邊,通通限縮了,且是大口徑限縮。(就有水管接家裡,但是它不見得會供水100%。)

 

好不容易,YU千里迢迢飛上海,風塵僕僕橫越多處,抵達即將長駐四個月的處所。快速熟悉環境後,終在住宿裡,找到傳說中的WIFI。但此時,已是她從臺灣出發十幾個小時後了。

 

智慧型手機便利時刻到來,啪啦啪啦~開始發WhatsApp訊息來。(台灣便利慣了,沒由來一堆限制,對剛去人來說,真是麻煩。)

 

『厚~啊~我是來當苦工的啊!累死了啊~』第一句相當有梗,一語道破出這趟真正宗旨。簡單哈啦後,Lag嚴重,我倆對談,變成慢動作模式。這邊發三、五句後,隔七、八分鐘後她才看到。她發一堆後,這邊也是隔段長時間才看到,像月球無重力狀態,一切都LagLagLag

 

放棄手機聯絡,真的慢,改用NBYU裝半天,NB終開始Work。她興奮大叫!Msn怎麼都比WhatsApp方便多了。接下來閒話家常。她說著兩邊差異,人民不同,風俗民情炯異。自己則是不斷安慰︰「久了就習慣了!沒什麼!沒什麼!」她說吃是問題,太油膩!太辛辣!太超過!又說,便利度完全不比臺灣。台灣東西隨手可得,方便得很,那邊困難度增加很多很多。我則是繼續安慰︰「當我人在USA那段時間,也是這般感受很深刻。」重度抱怨累積到最後,YU終像火山熔岩大爆走,一股就爆發起來。

 

『我討厭大陸!我討厭大陸!我想回台灣!我想要回台灣啊~!啊~!~~~』

 

我這人,個性真的很偏差,看她抓狂,沒有往正面方向引導,卻說︰『想回台灣喔!~簡單啊!妳就現在衝去天安門,大喊三民主義萬歲!!!馬上就可以回台灣啦!不過,可能回來的是一罐骨灰喔!』(←當然,這是玩笑話!)

 

詭異的是,打完這段話不到3秒,YU瞬間變成離線狀態,消失無蹤。

 

OHMY GOD!!!~』

『不會吧!難道那邊這麼厲害!監控這麼完美!YU就這樣被抓了?』

當下,換我臉上寫了“忐忑不安,極度惶恐!”『不會吧?我死黨,被抓去勞改了???』

臉由正常色→變青色→接著紫色→然後灰色→最後黑色。(遠比那畫面上Msn小人變顏色,還來的豐富又快速。)

 

YU徹底不見了,在那句話後。

 

緊張的我握著手機心想︰『現在打過去,她會不會正在布袋中?與我天人永隔?一句話,害慘了自己好友,天啊!~好罪過!!!天啊~~~』!不斷不斷自責,不停不停滴汗,YU還是沒出現,Msn小綠人,灰的!!!我臉也是灰的!!!『救命啊~~~』

 

正當想用關鍵字搜尋,“被抓去勞改”這幾個字當下。

『噹啷!噹啷!』手機WahtsApp彈來訊息聲音!YU出現了!!!

 

『妳是YU嗎?還是公安?』正打算這麼問,只見訊息︰『爛死了!我恨大陸!爛地方!網路一直斷線,東西都好爛!爛透了!!!』

『………………………………』

『………………………………………………………………』無言。

虛驚一場,還好只是斷線,不是勞改!是時間點太巧合,也是我想太多了…

『好恐怖!好害怕!我以為,妳被抓去勞改了,以後是YU蘇武牧羊北海邊了!』

 

『………………………………………………………………』語畢,換YU Lag了。

 

資訊安全不安全,重要不重要,這問題,遇到了才知道。

沒弄好會有布袋裝一裝,沒處理好會有萬里長城~萬里長!苦兒流浪記之離天空最近的地方是天國。

 

 

 

這天,Msn視窗彈出個許久不見的人。(姑且就稱她為玫瑰花吧。)

 

玫瑰花失聯很久了,印象中上回Touch,該是三或四年前。

通常這種失聯萬年,然後會突然找上門,標籤邏輯中,都先打三個問號,警戒心瞬間升高等級。(↑這時該稱讚公司網路安全部門,平日的苦口婆心訓練有聽進去嗎?)

 

她第一句︰『在嗎?』稀鬆平常不過了。慣性沒有多餘表情,繼續工作。

 

接下來“振動了”,Msn視窗那種無聊振動打招呼方式。

『ㄟ?怎麼?』

 

第三句說了︰『去超商幫我買MyCard好嗎?』

 

OH YA!~終忍不住︰『哈哈,好啊,燒給你!』

 

OK!~好快~比YU被抓去勞改還來的快!玫瑰花只用1/2秒時間,就消失了!

綠人瞬間又變小灰人,不過這次灰臉的人,還是我!

 

『………………………』

『………………………………………………………』

怎麼不繼續跟我玩?

我全心全意,全身精神、細胞,都打算繼續陪妳詐騙下去耶?阿怎麼才“ ”三個字,就放棄?這樣對我很不公平耶!我這麼熱血沸騰的想繼續耶!

 

『小茹!…那是詐騙,不是老闆or長官,妳太本能反應了!』

「唉~我本能反應就是,看到欺騙就想燒!~聽到詐欺就放火!~」

 

『…………………………』

好吧…我的錯!老闆、長官天天詐欺,一時隱忍不住,脫口而出想說的話!是我的錯!我的錯!

 

「妳生涯字典裡,黑心老闆、惡質長官跟“燒給你”三個字,是畫上絕對等號的。真的!~」某人這麼下結論。

 

『…………………………………………』

 

『我的字典裡沒有放棄~因為已~“”定你!~』

 

可以出EP,就叫“燒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