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毀滅機制

是否遭遇過這般相同經歷

 

想把當年、當時對一個人的“”或“極度信賴“,全數通通收回?

 

曾當他是推心置腹的朋友,不要說掏心掏肺這般浮誇,但朋友該作到的,該盡力的,從沒少過。但有天劇情急轉直下,他為利益、脫罪、或遷拖,總之,就完全不念情面直接捅你一刀?

 

這天老闆Call,說要去聊聊。電話這頭我眉心一鎖「糟糕,這節骨眼,沒好事!」

 

通常老闆說聊聊,必定出什麼事,才驚動到所謂高層關切。就像政治人物說掛嘴邊的:「來喝個咖啡吧!聊聊吧!」這種咖啡,是冰的也會喝得滿身汗,加再多調味,也會滿口苦,說不出。

 

這口口聲聲說好朋友C君,重重桶下一大刀!原因不外乎,工作進度落後,是他人的態度不友善,無法配合之類的推諉。這案子許多瑕疵,但明眼人都知,瑕疵中有一大部分,是人的問題,他環節出了問題!他無法與其他成員溝通!或許該這麼說,他IO介面有問題。一直活在自我感覺良好封閉世界裡,質疑全世界人均對不起他。

 

舉例來說,他會在三點把Case扔出,然後滿嘴對不起,又鞠躬又道歉的說:「我四點要東西,一起加班看看!」Case基本完成時間,就是要三至四小時,SO,相當不合理。亦或是,晚間八點,發封Mail,上頭壓時間是隔天一早交!隔天一早連包包都沒放下,他人就站在背後擺個全世界他最悲哀表情說:「我等下要去開會,東西可以馬上給我嗎?」然後又是Sorry、抱歉的,繼續壓榨著。看看時鐘、Mail,評估這Case至少需兩小時才能完工,但他就是不斷說:「我昨晚有發Mail給你,你沒馬上看!」公司法有規定,員工下班回家一定要守著電腦,收Mail嗎?我們不是只做C君你一個人的Case好嗎。

 

諸如此類狀況,不斷地持續發生。

 

再多“交情”,經過幾這般殖民地行為,人都會皺了眉或避之不及,不是嗎?辦公室有所謂倫理與尊重,但這事發生多了,正常人會反感,甚至厭惡。

 

 

老闆長時間曉以大義後,平靜回到座位,拿手機,一個人到陽台吹風。

 

「冷靜!沒要為這種人生氣!不過就穿著比基尼去海灘玩,一個不小心,瘋狗浪打來,人沒大礙就好!」不斷這麼催眠著自己。

 

「外頭這麼熱,沒必要跟著個歇斯底里人一起沸騰,太不環保。沒事!沒事,回去上班!」瘋狗浪來襲,拍一拍就好。

 

沒想到,回崗位繼續工作,C君開始不斷疲勞轟炸,MSN這頭不斷說:「我不是故意要害你的!我沒有那個意思!我知道最近在打考績!希望不會害到你!我真的把你當朋友,希望你不要介意,巴拉巴拉的………我知道你沒辦法配合,但是東西我還是希望怎麼怎麼的,我真得當你是朋友,所以我想直接跟主管說…(巴拉巴拉…)」同樣意思,換些字眼,然後重覆,然後無限迴圈。持續了二三十分鐘。MSN後是電話,電話後是疲勞轟炸。

「………………………………」

「………………………………………………………………」

 

自己不算心狠手辣或怎麼絕情的人,但在被捅這麼深一刀後,真的無法接受:「什麼叫我當你是好友,所以我去老闆面前告狀,讓你死得很難看!」是資質太差,所以解不出桶刀跟為你好怎麼畫上等號的?

 

不是聖人,也不是什麼先賢!說那些太虛偽,只想飆:「王八蛋!以後再信你就不姓謝!再身上噴大管血,你刀沒拔走還在那抱歉,說你不是故意捅這麼深的,我就叫白癡!」

 

 

磨練高EQ是件好事,對人生有加分。但滿身血還再傻笑說是人家“誤砍”,那就是自殘的一種。

 

人都該有“自我防衛機制”,所謂“防火牆”,免於被人撿自己骨灰的悲慘發生。啟動的原則,是自衛。人生不會一直有掏心掏肺好友出現,除非你對掏心掏肺定義較特殊。有時朋友“質量”夠就好,數量不是這麼絕對。

 

 

這天朋友託人將書攜來,說叫作者簽名。等作者哪天蒙主寵召了,他可當傳家寶來換點盤纏過生活,他是這麼說:「歷史裡會大放異彩的,都是掛了之後!我可以等!」

「………………………………」除了謝謝,還真找不到什麼能說的詞?謝你願意等我?

 

 

不知是不是天氣太熱,或腦子又結構鬆散,拎著筆簽啊簽,竟然出了包。(這般簡單的事?)

 

對!沒看錯!一本書的作者,簽自己的書,竟然還簽錯!!!

 

這是真實歷史案件,不對!應該說,“寫實的自殘事件較貼切!”

 

不知哪來一鼓作氣,突然簽了本名,可能是信用卡簽單簽慣了?突然轉不過來,就簽本名!但這書用的是筆名,怎能簽本名?本名是誰?誰知啊?就像知名作家幾把刀,簽書突然簽了“我是一把槍”,是不是怪到極點?(同理可證

 

為彌補簽錯的錯誤!天真地在簽錯下方,寫上【山寨版】三個大字!

一來凸顯自己是有幽默感的作家,二來是自我感覺良好,覺得寫了這三字,會很有感覺!(補破衣!用華麗的布補,冰雪聰明啊!)

 

沒想到,悲劇再度發生!!!

 

這“偽作家”,竟寫了→→→【山 塞 版】!!!

 

對!山塞版!

「………………………………」

「………………………………………………………………」

這下,連自己都對自己絕望!我想自殘,想砍了自己手,斷了後面路,真的!!!

 

「我到底是不是一個作家啊!!!〜〜〜」

 

「老天!!!〜〜〜」

 

 

●謎之音:「該書的擁有者說,你們真的是幫我拿給本人簽嗎?不是假的嗎???踹共啊!叫作者出來踹共啊!!!」

 

●作者:「將來要花多少錢,才能擺平這錯誤?不要踹共了!直接踹作者好了!!!」

 

●謎之音二:「啟動自我毀滅機制!自殘啊!捏爆自己頭吧!!!賠罪吧!」

 

●作者:「………………………………………………」

是否遭遇過這般相同經歷

 

想把當年、當時對一個人的“”或“極度信賴“,全數通通收回?

 

曾當他是推心置腹的朋友,不要說掏心掏肺這般浮誇,但朋友該作到的,該盡力的,從沒少過。但有天劇情急轉直下,他為利益、脫罪、或遷拖,總之,就完全不念情面直接捅你一刀?

 

這天老闆Call,說要去聊聊。電話這頭我眉心一鎖「糟糕,這節骨眼,沒好事!」

 

通常老闆說聊聊,必定出什麼事,才驚動到所謂高層關切。就像政治人物說掛嘴邊的:「來喝個咖啡吧!聊聊吧!」這種咖啡,是冰的也會喝得滿身汗,加再多調味,也會滿口苦,說不出。

 

這口口聲聲說好朋友C君,重重桶下一大刀!原因不外乎,工作進度落後,是他人的態度不友善,無法配合之類的推諉。這案子許多瑕疵,但明眼人都知,瑕疵中有一大部分,是人的問題,他環節出了問題!他無法與其他成員溝通!或許該這麼說,他IO介面有問題。一直活在自我感覺良好封閉世界裡,質疑全世界人均對不起他。

 

舉例來說,他會在三點把Case扔出,然後滿嘴對不起,又鞠躬又道歉的說:「我四點要東西,一起加班看看!」Case基本完成時間,就是要三至四小時,SO,相當不合理。亦或是,晚間八點,發封Mail,上頭壓時間是隔天一早交!隔天一早連包包都沒放下,他人就站在背後擺個全世界他最悲哀表情說:「我等下要去開會,東西可以馬上給我嗎?」然後又是Sorry、抱歉的,繼續壓榨著。看看時鐘、Mail,評估這Case至少需兩小時才能完工,但他就是不斷說:「我昨晚有發Mail給你,你沒馬上看!」公司法有規定,員工下班回家一定要守著電腦,收Mail嗎?我們不是只做C君你一個人的Case好嗎。

 

諸如此類狀況,不斷地持續發生。

 

再多“交情”,經過幾這般殖民地行為,人都會皺了眉或避之不及,不是嗎?辦公室有所謂倫理與尊重,但這事發生多了,正常人會反感,甚至厭惡。

 

 

老闆長時間曉以大義後,平靜回到座位,拿手機,一個人到陽台吹風。

 

「冷靜!沒要為這種人生氣!不過就穿著比基尼去海灘玩,一個不小心,瘋狗浪打來,人沒大礙就好!」不斷這麼催眠著自己。

 

「外頭這麼熱,沒必要跟著個歇斯底里人一起沸騰,太不環保。沒事!沒事,回去上班!」瘋狗浪來襲,拍一拍就好。

 

沒想到,回崗位繼續工作,C君開始不斷疲勞轟炸,MSN這頭不斷說:「我不是故意要害你的!我沒有那個意思!我知道最近在打考績!希望不會害到你!我真的把你當朋友,希望你不要介意,巴拉巴拉的………我知道你沒辦法配合,但是東西我還是希望怎麼怎麼的,我真得當你是朋友,所以我想直接跟主管說…(巴拉巴拉…)」同樣意思,換些字眼,然後重覆,然後無限迴圈。持續了二三十分鐘。MSN後是電話,電話後是疲勞轟炸。

「………………………………」

「………………………………………………………………」

 

自己不算心狠手辣或怎麼絕情的人,但在被捅這麼深一刀後,真的無法接受:「什麼叫我當你是好友,所以我去老闆面前告狀,讓你死得很難看!」是資質太差,所以解不出桶刀跟為你好怎麼畫上等號的?

 

不是聖人,也不是什麼先賢!說那些太虛偽,只想飆:「王八蛋!以後再信你就不姓謝!再身上噴大管血,你刀沒拔走還在那抱歉,說你不是故意捅這麼深的,我就叫白癡!」

 

 

磨練高EQ是件好事,對人生有加分。但滿身血還再傻笑說是人家“誤砍”,那就是自殘的一種。

 

人都該有“自我防衛機制”,所謂“防火牆”,免於被人撿自己骨灰的悲慘發生。啟動的原則,是自衛。人生不會一直有掏心掏肺好友出現,除非你對掏心掏肺定義較特殊。有時朋友“質量”夠就好,數量不是這麼絕對。

 

 

這天朋友託人將書攜來,說叫作者簽名。等作者哪天蒙主寵召了,他可當傳家寶來換點盤纏過生活,他是這麼說:「歷史裡會大放異彩的,都是掛了之後!我可以等!」

「………………………………」除了謝謝,還真找不到什麼能說的詞?謝你願意等我?

 

 

不知是不是天氣太熱,或腦子又結構鬆散,拎著筆簽啊簽,竟然出了包。(這般簡單的事?)

 

對!沒看錯!一本書的作者,簽自己的書,竟然還簽錯!!!

 

這是真實歷史案件,不對!應該說,“寫實的自殘事件較貼切!”

 

不知哪來一鼓作氣,突然簽了本名,可能是信用卡簽單簽慣了?突然轉不過來,就簽本名!但這書用的是筆名,怎能簽本名?本名是誰?誰知啊?就像知名作家幾把刀,簽書突然簽了“我是一把槍”,是不是怪到極點?(同理可證

 

為彌補簽錯的錯誤!天真地在簽錯下方,寫上【山寨版】三個大字!

一來凸顯自己是有幽默感的作家,二來是自我感覺良好,覺得寫了這三字,會很有感覺!(補破衣!用華麗的布補,冰雪聰明啊!)

 

沒想到,悲劇再度發生!!!

 

這“偽作家”,竟寫了→→→【山 塞 版】!!!

 

對!山塞版!

「………………………………」

「………………………………………………………………」

這下,連自己都對自己絕望!我想自殘,想砍了自己手,斷了後面路,真的!!!

 

「我到底是不是一個作家啊!!!〜〜〜」

 

「老天!!!〜〜〜」

 

 

●謎之音:「該書的擁有者說,你們真的是幫我拿給本人簽嗎?不是假的嗎???踹共啊!叫作者出來踹共啊!!!」

 

●作者:「將來要花多少錢,才能擺平這錯誤?不要踹共了!直接踹作者好了!!!」

 

●謎之音二:「啟動自我毀滅機制!自殘啊!捏爆自己頭吧!!!賠罪吧!」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