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德小偷摸進屋裏吃夜宵 順手在事主床上“

唐江 畫

羊城晚報訊

記者林翎、通訊員吳秀儀報道:小偷都是匆匆地來匆匆地走,以免“夜長夢多”。記者24日從佛山順德警方獲悉,順德北滘一個小偷卻特別奇葩,把人家的房子當作自己的家,偷完東西還優哉遊哉地待在現場吃夜宵,吃飽沒事居然還在事主床上“”。

據北滘警方介紹,8月16日北滘通過偵查,成功抓獲一名涉嫌多入室盜竊案的嫌疑男子廖某(男,30歲,貴州省人)。經,廖某如實供述了其違法犯爲。

據其交代,2014年9月的一天夜裏,廖某趁著夜深人靜潛入某公寓樓的一房間內。進去之後,廖某並沒有心急尋找貴重物品,卻選擇先填飽肚子,在廚房內找到了牛奶和蘋果,喝完牛奶後,廖某慢悠悠地走進臥室。廖某眼尖,在床的枕頭上發現了幾根女士的頭發,竟然“大發”,直接爬到床上“”,完事之後還在現場抽了根煙,往褲袋裏塞了兩個蘋果後離開。

目前,該嫌疑人廖某因多次盜竊已被依法刑事。

林翎、吳秀儀 編輯:海邊

我國時隔四十年後重啓制度而實施的此次,其中蘊含的“意義和意義”值得認真體味,不應囿于紀念抗戰勝利七十周年這一特殊的時段,而應基于全面推進依國,建設社會主義國家的視野,持續予以關注和研究。

當全國與網友的目光聚集在天津之時,的這起化工廠爆炸事故很難再有強烈的反響。可是,小事故也是事故,如果說天津爆炸事故撕掉了生産安全的,則潤興化工廠爆炸事故也可以管中窺豹,並成爲教材。

其實如果我們走進這些村民內心世界,或許他們會覺得自己才是真正樸素的一族。他們或許覺得攔搶劫是醜陋的,或許覺得偷竊其他村民的東西才是醜陋的。他們也有同情心,他們或許會爲村裏哪戶人家不幸而解囊,但他們的同情心則止步于陌生人。

在本屆田徑世錦賽上,蘇炳添闖進百米決賽,著實算得上是一個奇迹。他不但創造了黃種人首次闖入世錦賽決賽的曆史,而且是決賽跑道上唯一一位非尼格羅人種運動員。盡管蘇炳添沒能戰勝博爾特、加特林和蓋伊,但他依然是一個偉大的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