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名嘴與殺夫淫婦

爆料名嘴與殺夫淫婦

 

 

雲端行者 01:10上午 九月 26, 2008 發表

 

最近,邱毅這個“廉價子彈射手”又披掛上陣對阿扁洗錢案爆料;此事,我百思不得其解已經不是一兩年了,為何這些所謂的名嘴能夠如此天馬行空的放話,儘管其中絕大部分都是無的放矢;但是,最近我突然明白就是人性的荒謬,才造就他們當敢如此肆無忌憚的放話。因為,從人性的角度對馬迷而言,若我告訴他(她)們“老馬跟我們一樣是吃五穀雜糧,生活也是吃喝拉撒睡的形態;而且,睡覺時也會流口水說夢話連帶放屁,如此一來馬迷肯定恨死我;說我醜化老馬。可是,我若告訴他們,阿扁是李登輝在日本留學時跟妓女生的,馬迷一定信以為真大肆宣傳。難怪許信良說:群眾只有13歲。

 

可是,這些所謂的名嘴所說的事,雖然荒唐但也夠教人大開眼界的;原來,執政有如此多“好空”(台語油水好處);可是,他(她)們是怎麼知道的?

 

日前,收看一齣中國出品的包公案連續劇;突然想起童年時,家母親口告知的一則包公斷案的故事:有次,一個員外死的不明不白,他的原配把二奶告上公堂指她謀害親夫。可是,老包拯怎麼都查不出死因;因為,不但老包瞧不出來個一二,連老仵作也查不出死者為何喪命,於是整個案情陷入膠著。老仵作回到家裏,為此事悶悶不樂茶不思飯不想的,讓他老婆看在眼裏好不心疼;,這婦道人家就問他所為何事,如此鬱鬱不樂。老仵作就一五一十的將事情講述一遍;於是,他老婆笑而不語,只是將手指在頭頂中央比了比就轉身入房。第二日,老仵作果然在老員外的頭顱中央的百會穴找出一支細如發絲的銀針,冤案因此得以昭雪。事後,老包問起此事,老仵作竟缺心眼的將老婆透露玄機的事向老包拯吐實;沒想到,包拯順藤摸瓜查出來老仵作的老婆,就是以此手法殺了前夫。這下我恍然大悟,歷史是何其的相似;若不是統派名嘴追究阿扁的國務機要費,阿九會被起訴嗎?于文會被判刑嗎?(馬的說:“跟著我就沒錯”,請問于文錯了嗎?)老仵作與他的老婆的下場,不就是那班名嘴與國民黨的結局一樣嗎?

 

可是他(她)們是怎麼還是樂此不疲呢?因為,俄羅斯有句話:“在盜馬賊的眼裏,每個人的馬匹都是偷來的”。神探福爾摩斯曾說過:“罪犯是最缺乏創意的”,旨哉斯言;其實,將這句話安在這些所謂的名嘴也是在合適不過!可是,因為群眾與罪犯受害人的智商都只有13歲,所以這班政客與罪犯都能屢屢得手無往不利,因此日子過的比大眾百姓滋潤。

 

其實,臺灣人不是善良而是無知;別繼續在自己臉貼金,“家己打卡tian(台語讀音 意為“累”,全句意思是就是自己的人就打得更淒慘),其實這是奴性不改的象徵,為奴者是習慣在主子面前急著認錯,且打自己的孩子給他人看。可是,在臺灣的中國人是如何面對興票案的宋楚瑜,又是如何對待槍手馬以南;可又是如何對待陳致中夫妻的生產,與馬英九的女兒的美國身份;試問,如果槍手非馬以南,而是趙建銘,能以一句“年少輕狂”了事嗎?如果是陳致中有美國護照,阿扁有綠卡;臺灣人放過他們嗎?這就臺灣人的善良?不,這就是台語俗諺:“三八假賢慧”。臺灣人,哈哈哈!你們善良還是蠢?

 

 

2008-9-26 於雪梨

 

 

資料來源 雲端行者 獨眼鷹

爆料名嘴與殺夫淫婦

 

 

雲端行者 01:10上午 九月 26, 2008 發表

 

最近,邱毅這個“廉價子彈射手”又披掛上陣對阿扁洗錢案爆料;此事,我百思不得其解已經不是一兩年了,為何這些所謂的名嘴能夠如此天馬行空的放話,儘管其中絕大部分都是無的放矢;但是,最近我突然明白就是人性的荒謬,才造就他們當敢如此肆無忌憚的放話。因為,從人性的角度對馬迷而言,若我告訴他(她)們“老馬跟我們一樣是吃五穀雜糧,生活也是吃喝拉撒睡的形態;而且,睡覺時也會流口水說夢話連帶放屁,如此一來馬迷肯定恨死我;說我醜化老馬。可是,我若告訴他們,阿扁是李登輝在日本留學時跟妓女生的,馬迷一定信以為真大肆宣傳。難怪許信良說:群眾只有13歲。

 

可是,這些所謂的名嘴所說的事,雖然荒唐但也夠教人大開眼界的;原來,執政有如此多“好空”(台語油水好處);可是,他(她)們是怎麼知道的?

 

日前,收看一齣中國出品的包公案連續劇;突然想起童年時,家母親口告知的一則包公斷案的故事:有次,一個員外死的不明不白,他的原配把二奶告上公堂指她謀害親夫。可是,老包拯怎麼都查不出死因;因為,不但老包瞧不出來個一二,連老仵作也查不出死者為何喪命,於是整個案情陷入膠著。老仵作回到家裏,為此事悶悶不樂茶不思飯不想的,讓他老婆看在眼裏好不心疼;,這婦道人家就問他所為何事,如此鬱鬱不樂。老仵作就一五一十的將事情講述一遍;於是,他老婆笑而不語,只是將手指在頭頂中央比了比就轉身入房。第二日,老仵作果然在老員外的頭顱中央的百會穴找出一支細如發絲的銀針,冤案因此得以昭雪。事後,老包問起此事,老仵作竟缺心眼的將老婆透露玄機的事向老包拯吐實;沒想到,包拯順藤摸瓜查出來老仵作的老婆,就是以此手法殺了前夫。這下我恍然大悟,歷史是何其的相似;若不是統派名嘴追究阿扁的國務機要費,阿九會被起訴嗎?于文會被判刑嗎?(馬的說:“跟著我就沒錯”,請問于文錯了嗎?)老仵作與他的老婆的下場,不就是那班名嘴與國民黨的結局一樣嗎?

 

可是他(她)們是怎麼還是樂此不疲呢?因為,俄羅斯有句話:“在盜馬賊的眼裏,每個人的馬匹都是偷來的”。神探福爾摩斯曾說過:“罪犯是最缺乏創意的”,旨哉斯言;其實,將這句話安在這些所謂的名嘴也是在合適不過!可是,因為群眾與罪犯受害人的智商都只有13歲,所以這班政客與罪犯都能屢屢得手無往不利,因此日子過的比大眾百姓滋潤。

 

其實,臺灣人不是善良而是無知;別繼續在自己臉貼金,“家己打卡tian(台語讀音 意為“累”,全句意思是就是自己的人就打得更淒慘),其實這是奴性不改的象徵,為奴者是習慣在主子面前急著認錯,且打自己的孩子給他人看。可是,在臺灣的中國人是如何面對興票案的宋楚瑜,又是如何對待槍手馬以南;可又是如何對待陳致中夫妻的生產,與馬英九的女兒的美國身份;試問,如果槍手非馬以南,而是趙建銘,能以一句“年少輕狂”了事嗎?如果是陳致中有美國護照,阿扁有綠卡;臺灣人放過他們嗎?這就臺灣人的善良?不,這就是台語俗諺:“三八假賢慧”。臺灣人,哈哈哈!你們善良還是蠢?

 

 

2008-9-26 於雪梨

 

 

資料來源 雲端行者 獨眼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