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跳樑小丑

一群跳樑小丑

 

greenblur2008/06/17

 

釣魚台,到底是誰的?

以前就這一個問題,曾經詢問過系主任,雖是翻譯系主任,但是他本人主修法律,對於台日,台美,台加都很有自己的看法,那時候上課的時候,他也只是很簡單的幾句話回給我:
誰的?不管是誰的,永遠都不會是台灣<中華民國>
挺有趣的,也讓我對釣魚台的所有權原來台灣人真的是在『喊爽』的。

台灣的媒體,尤其是可以轉移馬糞團隊跟奶兆團隊根本不會執政的新聞,更是不遺餘力挑起台灣人的『仇日』情節。可惜啊!效果很不彰,我周圍的同學,學生,甚至都講:

如果台灣真的不能獨立,不能自己當家作主,那他們退而求其次,寧可以拿『櫻花卡』。櫻花卡的魅力,還頗大的。另外:聽說有人號召『拒買』日本貨,結果效果非常不彰,那這樣WII可能是第一個丟出去的東西,之後家中的電器用品也要丟一堆,數位相機也可以丟了,看到要拒絕『日本貨』,我們家大概可以把家中很值錢的東西通通都丟了<我們家應該是日本貨愛好者,電器用品很多都是,連食物都不放過。>

釣魚台,到底是誰的? WIKI,一堆資料可以查。我覺得比較有趣的,是在於美國的態度。WIKI說法:

因為美國曾經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將此島作為日本沖繩縣的一部分而佔領,之後美日安保條約也包括了此島,因此現在美國一直保持謹慎避免自身陷入對此島主權的爭執當中。

20043月24,美國務院發言人埃裡利在指出該群島自1972後根據琉球歸還條約將釣魚島的治權移交日本政府。由於1960年簽署的美日安保條約包括日本行政控制之所有區域,所以美日安保條約覆蓋及於釣魚島。美國認識到關於釣魚島的「主權歸屬」存在爭議,因此通過國務院發言明確表明該島為「日本施政下的領域」(administrative territory),隱約表示美國對其主權的看法。美國長期的立場是在此爭議中採取中立立場。


如果真要打起『國際海洋法』?

台灣鐵定輸。中國或許還有點贏面。所以陰森森台,就因為這點,在陳鳳馨的節目請了某位特別來賓,大力呼籲台灣人應該要『聯中制日』,讓我看到這節目的內容時,真的是忍不住大笑,如果藍教人心中釣魚台真的是屬於『中華民國』的,何必要向中國傾斜呢?應該要更理直氣壯的說,釣魚台是中華民國的,更不是中國的,何必要傾斜。

下班後,看到晚間的新聞時,看到一群跳樑的小丑真的要去登釣魚台,結果慘遭日方夾擊,上一篇說過,台灣的VS日本,鐵定輸,今天兩方對峙,看來果然還是日方技高一籌。

我沒當過兵,不過家中親戚有人是服務於空軍,家中的男人也通通當過兵,感言就是台灣的『馬虎』精神在國軍中隨處可見,雖然我無意毀損偉大的國軍,但是念專科,大學的時候看到那一群教官的精神,我得說:嘿嘿嘿嘿。

老弟甚至都說:台灣如果真要打,或許半天就差不多了!我就很想問他,如果國防部call你去前線,你要去嗎?或者應該問:台灣的男人們,你們真的要去前線嗎?連中國的網站都知道日本的軍力,是世界有名,配備裡頭更是一堆世界第一。

用一句成語:視時務者為俊傑。我呢!很知道台灣人的本事到那裡,所以『以卵擊石』這種事情,我是不可能衝第一。如果真要衝第一,最近躲在立法亂叫的立委們才應該先上『前線吧!』國防部,外交部『第二線』,馬糞加上奶兆『第三線』,依今天出海的軍艦,夠他們去搭的。

 

資料來源: /獅子女愛上『姚夜書』 | 引用網址

 

一群跳樑小丑

 

greenblur2008/06/17

 

釣魚台,到底是誰的?

以前就這一個問題,曾經詢問過系主任,雖是翻譯系主任,但是他本人主修法律,對於台日,台美,台加都很有自己的看法,那時候上課的時候,他也只是很簡單的幾句話回給我:
誰的?不管是誰的,永遠都不會是台灣<中華民國>
挺有趣的,也讓我對釣魚台的所有權原來台灣人真的是在『喊爽』的。

台灣的媒體,尤其是可以轉移馬糞團隊跟奶兆團隊根本不會執政的新聞,更是不遺餘力挑起台灣人的『仇日』情節。可惜啊!效果很不彰,我周圍的同學,學生,甚至都講:

如果台灣真的不能獨立,不能自己當家作主,那他們退而求其次,寧可以拿『櫻花卡』。櫻花卡的魅力,還頗大的。另外:聽說有人號召『拒買』日本貨,結果效果非常不彰,那這樣WII可能是第一個丟出去的東西,之後家中的電器用品也要丟一堆,數位相機也可以丟了,看到要拒絕『日本貨』,我們家大概可以把家中很值錢的東西通通都丟了<我們家應該是日本貨愛好者,電器用品很多都是,連食物都不放過。>

釣魚台,到底是誰的? WIKI,一堆資料可以查。我覺得比較有趣的,是在於美國的態度。WIKI說法:

因為美國曾經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將此島作為日本沖繩縣的一部分而佔領,之後美日安保條約也包括了此島,因此現在美國一直保持謹慎避免自身陷入對此島主權的爭執當中。

20043月24,美國務院發言人埃裡利在指出該群島自1972後根據琉球歸還條約將釣魚島的治權移交日本政府。由於1960年簽署的美日安保條約包括日本行政控制之所有區域,所以美日安保條約覆蓋及於釣魚島。美國認識到關於釣魚島的「主權歸屬」存在爭議,因此通過國務院發言明確表明該島為「日本施政下的領域」(administrative territory),隱約表示美國對其主權的看法。美國長期的立場是在此爭議中採取中立立場。


如果真要打起『國際海洋法』?

台灣鐵定輸。中國或許還有點贏面。所以陰森森台,就因為這點,在陳鳳馨的節目請了某位特別來賓,大力呼籲台灣人應該要『聯中制日』,讓我看到這節目的內容時,真的是忍不住大笑,如果藍教人心中釣魚台真的是屬於『中華民國』的,何必要向中國傾斜呢?應該要更理直氣壯的說,釣魚台是中華民國的,更不是中國的,何必要傾斜。

下班後,看到晚間的新聞時,看到一群跳樑的小丑真的要去登釣魚台,結果慘遭日方夾擊,上一篇說過,台灣的VS日本,鐵定輸,今天兩方對峙,看來果然還是日方技高一籌。

我沒當過兵,不過家中親戚有人是服務於空軍,家中的男人也通通當過兵,感言就是台灣的『馬虎』精神在國軍中隨處可見,雖然我無意毀損偉大的國軍,但是念專科,大學的時候看到那一群教官的精神,我得說:嘿嘿嘿嘿。

老弟甚至都說:台灣如果真要打,或許半天就差不多了!我就很想問他,如果國防部call你去前線,你要去嗎?或者應該問:台灣的男人們,你們真的要去前線嗎?連中國的網站都知道日本的軍力,是世界有名,配備裡頭更是一堆世界第一。

用一句成語:視時務者為俊傑。我呢!很知道台灣人的本事到那裡,所以『以卵擊石』這種事情,我是不可能衝第一。如果真要衝第一,最近躲在立法亂叫的立委們才應該先上『前線吧!』國防部,外交部『第二線』,馬糞加上奶兆『第三線』,依今天出海的軍艦,夠他們去搭的。

 

資料來源: /獅子女愛上『姚夜書』 | 引用網址

 

蠢血沸騰≠民氣可用

蠢血沸騰民氣可用

 

ricebug | 16 June, 2008 16:04

這幾天的水果報頭條一直在「煽動」,一副巴不得台灣跟日本真的開戰的樣子。

日本方面這幾天稍微軟化,承認執法過當,官房長官町村信孝表示「遺憾」,然後一堆台灣人以為有機可乘,就開始鬼叫「日本人沒誠意!」「要道歉!」「要賠款!」。

孟子說『目能見秋毫而不能見輿薪』,說的大概就是這種人吧。

「打蛇隨棍上」,這是大國玩外交的手法,因為大國有夠多的籌碼。小國玩外交的原則是「見好就收」,不然人家心情不爽,跟你玩show hand,你沒有籌碼,是要砍掉一手一腳來跟人家賭是嗎?

羅致政老師也講得很清楚:

==========

召回駐日代表的動作,似乎手段與工具目的的比例失衡,是過度運用外交籌碼,「現在召回駐日代表,那下一步呢?」如果日本也召回駐台代表池田維,或是日本方面沒有任何回應,「難道外交部要驅逐池田維嗎」?政府對這起事件的因應方式,會讓台日關係近年來打下的基礎毀於一旦,不知道馬政府的停損點放在哪裡?

==========

日本軟下來,東西可以收一收開始想想怎麼悶聲大發財了。可是台灣的政客不了解日本,所以不可避免的就會做出錯誤的判斷。

外交部長歐鴻鍊說,【日方僅表達「遺憾」未說「道歉」,和我方期待有落差……他態度強硬說:「希望日本政府對道歉有明確表示。」】。外交部長對日本這個重點國家竟然可以無知到這種地步,真的難以想像。

許世楷沒有說錯,以日本人的文化來講,『日本一旦說遺憾,並說願賠償,就是一種道歉』,那些罵他台奸的人,只不過是些夜郎自大的傢伙,認為是『別人要來理解我,體諒我』,根本就不想了解日本人,這種洞悉日本心態的分析當然也聽不進去。藍軍政客就算了,外交部長也跟著講屁話?

美國很早就開始揣摩跟日本人對話的『藝術』,以避免在跟日本人交手的過程中吃了暗虧。台灣的政治人物根本鼠目寸光,忽視外交策略的重要性,還有臉說人家「兒戲」喔?

像今天水果頭條那十二個傢伙,完全不足取。我早就講過,台灣人的國際觀第一步,是搞清楚「自己是個小國」。那十二個傢伙裡面還有什麼「中國統一聯盟」、「中華統一促進黨」、「商工統一促進會主席」的貨色。這些人剛好為我們展現,台灣就是有人整天在做「大國夢」,自以為還是大國國民,還以為「中華民國代表全中國」,搞不清楚自己的實力和立足點在哪裡,想要只憑「一股熱血」就要去保釣。結果只是出去繞了一圈回來,有改變什麼嗎?

明明是一個台灣漁船違法(不論就日中台三地法律),日方執法過當的事件,是一個不需要提到主權的事務性問題。不去從外交層面考慮『停損點在哪?目的為何?會不會要了面子失了裡子?』,硬要直接拉高到「不惜一戰」的層次,這不是蠢血沸騰嗎? 

蔣家私生子孝嚴先生說要對日本經濟制裁,還有人要抵制日貨。我怕去抵制日貨的人到時候在新光三越、大葉高島屋、SOGO百貨等地的大門前抗議完了,就從後門溜進去血拼。原因無他,保釣精神領袖馬先生當年的努力也不過如此而已嘛。

法務部更阿Q,表示要『指派檢察官偵辦日方人員所涉刑責,包括對日艦人員發布通緝』云云。我們假設:如果我們要日本把艦長交出來接受審判,日本來個依樣畫葫蘆,告聯合號非法入境,把所有人交出來,這下……

===============
姜皇池/追訴日艦長? 屈從民氣沒常識

【聯合報20080616
「聯合號」遭撞沉事件,舉國滔滔。法務部不落人後,發表聲明認為,因該案可能涉及刑法傷害罪、業務過失傷害罪、毀損船艦罪,檢察機關因聯合號船長、船東提出刑事告訴,自當依法追訴日本巡邏船船長及有關人員之刑事責任。法務部次長進一步表示:屆時可以指派檢察官偵辦日方人員所涉刑責,包括對日艦人員發布通緝等等。然此種令人「振奮」的訊息,恐是重大且明顯的法律錯誤!

《海洋法公約》第二十九條:「『軍艦』是指屬於一國武裝部隊、具備辨別軍艦國籍的外部標誌、由該國政府正式委任並名列相應的現役名冊或類似名冊的軍官指揮和配備有服從正規武裝部隊紀律的船員的船舶」,據此則日前引發爭執的日本海上保安廳船舶是符合軍艦之定義。縱使主張我國並非《海洋法公約》締約國,該定義並非習慣國際法,因此對我國不適用,轉而適用較嚴格的一九五八年《公海公約》第八條有關軍艦之舊定義:「屬於一國海軍,備具該國軍艦外部識別標誌之船舶由政府正式任命之軍官指揮,指揮官姓名見於海軍名冊,其船員服從正規海軍紀律者」,予以嚴格解釋;即使如此,日本海上保安廳船艦仍是「由一國所有或經營並專用於政府非商業性服務的船舶」之「公務船舶」。

在國際法下,遠自一九一年之《統一船舶碰撞某些規定的國際公約》第十一條以來,歷經一九五二年《船舶碰撞民事管轄某些規定的國際公約》、《統一船舶碰撞或其他航行事故中刑事管轄權某些規定的國際公約》、一九五八年的日內瓦海洋法公約體系,直至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九十五條與第九十六條,百餘年來,不論是軍艦或者公務船舶,就碰撞所衍生之民事與刑事管轄問題,擁有「完全豁免權」,不論是條約法或習慣法根深柢固,從未改變。

猶有甚者,公務船舶所受之完全豁免權甚至比一般外交人員之豁免權還完備,即使釣魚台毫無爭議是我國領土,該船在我國領海內違法犯紀,侵害我國人民權益,我國亦僅能藉由外交途徑,要求船旗國(日本)負國際責任,並無權利「直接」起訴在日本公務船舶上之日本船長。更何況釣魚台主權爭執是台日兩國間長期爭執,於具如此爭議領土衍生之爭執,更無任何國際法可作為起訴日本海上保安廳船艦之法律基礎。

吾人可以理解,就此種熱血澎湃的領土紛爭,於此內外壓力遽增之際,人人不免意氣奮發。然法務部是國家法律的防禦線,適用與解釋法律必須十分審慎,特別是在此激昂時刻,更要秉持專業,冷靜處理,切莫隨著沸騰民意與政治人物激昂言語起舞。作為小國,在對外主張權益時,尤需審慎,法務部聲明第二點,恐誤導人民與決策者,非但無助於爭端之解決,無益於受害漁民,更貽笑國際。法務部竟做出如此大悖國際法常識之結論,似乎在在證實國際法教育之不足,而處此環環相扣之國際環境中,司法從業人員之國際法知識,似乎有再增進空間。

=============== 

老師在講,你有沒有在聽啊?你沒有在聽嘛!

聽老師的會上天堂,聽政客的會住病房,就這麼簡單嘛!(丟筆)

 

 

【延伸閱讀】

羅布落格.〈學者:撞船爭議 凸顯馬政府對外思維轉變 (中央社) 

夢裡不知身是客.〈失蹤的事實〉

A Political animal〈漫無章法的馬政府亞太戰略〉 

年糕料理館.〈釣魚台誰的?〉

君子不重則不威.〈愛台灣的專利權〉



資料來源: 君子不重則不威 | 引用網址

蠢血沸騰民氣可用

 

ricebug | 16 June, 2008 16:04

這幾天的水果報頭條一直在「煽動」,一副巴不得台灣跟日本真的開戰的樣子。

日本方面這幾天稍微軟化,承認執法過當,官房長官町村信孝表示「遺憾」,然後一堆台灣人以為有機可乘,就開始鬼叫「日本人沒誠意!」「要道歉!」「要賠款!」。

孟子說『目能見秋毫而不能見輿薪』,說的大概就是這種人吧。

「打蛇隨棍上」,這是大國玩外交的手法,因為大國有夠多的籌碼。小國玩外交的原則是「見好就收」,不然人家心情不爽,跟你玩show hand,你沒有籌碼,是要砍掉一手一腳來跟人家賭是嗎?

羅致政老師也講得很清楚:

==========

召回駐日代表的動作,似乎手段與工具目的的比例失衡,是過度運用外交籌碼,「現在召回駐日代表,那下一步呢?」如果日本也召回駐台代表池田維,或是日本方面沒有任何回應,「難道外交部要驅逐池田維嗎」?政府對這起事件的因應方式,會讓台日關係近年來打下的基礎毀於一旦,不知道馬政府的停損點放在哪裡?

==========

日本軟下來,東西可以收一收開始想想怎麼悶聲大發財了。可是台灣的政客不了解日本,所以不可避免的就會做出錯誤的判斷。

外交部長歐鴻鍊說,【日方僅表達「遺憾」未說「道歉」,和我方期待有落差……他態度強硬說:「希望日本政府對道歉有明確表示。」】。外交部長對日本這個重點國家竟然可以無知到這種地步,真的難以想像。

許世楷沒有說錯,以日本人的文化來講,『日本一旦說遺憾,並說願賠償,就是一種道歉』,那些罵他台奸的人,只不過是些夜郎自大的傢伙,認為是『別人要來理解我,體諒我』,根本就不想了解日本人,這種洞悉日本心態的分析當然也聽不進去。藍軍政客就算了,外交部長也跟著講屁話?

美國很早就開始揣摩跟日本人對話的『藝術』,以避免在跟日本人交手的過程中吃了暗虧。台灣的政治人物根本鼠目寸光,忽視外交策略的重要性,還有臉說人家「兒戲」喔?

像今天水果頭條那十二個傢伙,完全不足取。我早就講過,台灣人的國際觀第一步,是搞清楚「自己是個小國」。那十二個傢伙裡面還有什麼「中國統一聯盟」、「中華統一促進黨」、「商工統一促進會主席」的貨色。這些人剛好為我們展現,台灣就是有人整天在做「大國夢」,自以為還是大國國民,還以為「中華民國代表全中國」,搞不清楚自己的實力和立足點在哪裡,想要只憑「一股熱血」就要去保釣。結果只是出去繞了一圈回來,有改變什麼嗎?

明明是一個台灣漁船違法(不論就日中台三地法律),日方執法過當的事件,是一個不需要提到主權的事務性問題。不去從外交層面考慮『停損點在哪?目的為何?會不會要了面子失了裡子?』,硬要直接拉高到「不惜一戰」的層次,這不是蠢血沸騰嗎? 

蔣家私生子孝嚴先生說要對日本經濟制裁,還有人要抵制日貨。我怕去抵制日貨的人到時候在新光三越、大葉高島屋、SOGO百貨等地的大門前抗議完了,就從後門溜進去血拼。原因無他,保釣精神領袖馬先生當年的努力也不過如此而已嘛。

法務部更阿Q,表示要『指派檢察官偵辦日方人員所涉刑責,包括對日艦人員發布通緝』云云。我們假設:如果我們要日本把艦長交出來接受審判,日本來個依樣畫葫蘆,告聯合號非法入境,把所有人交出來,這下……

===============
姜皇池/追訴日艦長? 屈從民氣沒常識

【聯合報20080616
「聯合號」遭撞沉事件,舉國滔滔。法務部不落人後,發表聲明認為,因該案可能涉及刑法傷害罪、業務過失傷害罪、毀損船艦罪,檢察機關因聯合號船長、船東提出刑事告訴,自當依法追訴日本巡邏船船長及有關人員之刑事責任。法務部次長進一步表示:屆時可以指派檢察官偵辦日方人員所涉刑責,包括對日艦人員發布通緝等等。然此種令人「振奮」的訊息,恐是重大且明顯的法律錯誤!

《海洋法公約》第二十九條:「『軍艦』是指屬於一國武裝部隊、具備辨別軍艦國籍的外部標誌、由該國政府正式委任並名列相應的現役名冊或類似名冊的軍官指揮和配備有服從正規武裝部隊紀律的船員的船舶」,據此則日前引發爭執的日本海上保安廳船舶是符合軍艦之定義。縱使主張我國並非《海洋法公約》締約國,該定義並非習慣國際法,因此對我國不適用,轉而適用較嚴格的一九五八年《公海公約》第八條有關軍艦之舊定義:「屬於一國海軍,備具該國軍艦外部識別標誌之船舶由政府正式任命之軍官指揮,指揮官姓名見於海軍名冊,其船員服從正規海軍紀律者」,予以嚴格解釋;即使如此,日本海上保安廳船艦仍是「由一國所有或經營並專用於政府非商業性服務的船舶」之「公務船舶」。

在國際法下,遠自一九一年之《統一船舶碰撞某些規定的國際公約》第十一條以來,歷經一九五二年《船舶碰撞民事管轄某些規定的國際公約》、《統一船舶碰撞或其他航行事故中刑事管轄權某些規定的國際公約》、一九五八年的日內瓦海洋法公約體系,直至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九十五條與第九十六條,百餘年來,不論是軍艦或者公務船舶,就碰撞所衍生之民事與刑事管轄問題,擁有「完全豁免權」,不論是條約法或習慣法根深柢固,從未改變。

猶有甚者,公務船舶所受之完全豁免權甚至比一般外交人員之豁免權還完備,即使釣魚台毫無爭議是我國領土,該船在我國領海內違法犯紀,侵害我國人民權益,我國亦僅能藉由外交途徑,要求船旗國(日本)負國際責任,並無權利「直接」起訴在日本公務船舶上之日本船長。更何況釣魚台主權爭執是台日兩國間長期爭執,於具如此爭議領土衍生之爭執,更無任何國際法可作為起訴日本海上保安廳船艦之法律基礎。

吾人可以理解,就此種熱血澎湃的領土紛爭,於此內外壓力遽增之際,人人不免意氣奮發。然法務部是國家法律的防禦線,適用與解釋法律必須十分審慎,特別是在此激昂時刻,更要秉持專業,冷靜處理,切莫隨著沸騰民意與政治人物激昂言語起舞。作為小國,在對外主張權益時,尤需審慎,法務部聲明第二點,恐誤導人民與決策者,非但無助於爭端之解決,無益於受害漁民,更貽笑國際。法務部竟做出如此大悖國際法常識之結論,似乎在在證實國際法教育之不足,而處此環環相扣之國際環境中,司法從業人員之國際法知識,似乎有再增進空間。

=============== 

老師在講,你有沒有在聽啊?你沒有在聽嘛!

聽老師的會上天堂,聽政客的會住病房,就這麼簡單嘛!(丟筆)

 

 

【延伸閱讀】

羅布落格.〈學者:撞船爭議 凸顯馬政府對外思維轉變 (中央社) 

夢裡不知身是客.〈失蹤的事實〉

A Political animal〈漫無章法的馬政府亞太戰略〉 

年糕料理館.〈釣魚台誰的?〉

君子不重則不威.〈愛台灣的專利權〉


資料來源: 君子不重則不威 | 引用網址

出海護保釣船,海巡署公然包庇違法?

出海護保釣船,海巡署公然包庇違法?

 

ricebug | 16 June, 2008 21:41

 

剛剛在診所復健,突然想到一個沒想到的問題:

『那十幾個說要去保釣的傢伙,出海的名義是什麼?』

我拿起診所的報紙,聯合重工沒寫,滋油時報卻很細心的寫了出來。

=============

保釣聯盟昨夜出海 宣示主權

〔記者李穎、蘇福男/綜合報導〕身兼保釣聯盟小組執行長的永和市民代表黃錫麟,昨晚與資深保釣人士胡卜凱等共九名保釣人士從北縣深澳漁港出發,攜帶國旗、抗議布條及不便透露的「秘密武器」前往釣魚台附近海域抗議。據傳日方已有船艦在附近集結,將阻撓我方抗議人士登島。

參與這次行動的永和市民代表黃錫麟說,保釣聯盟人員將帶著國旗及寫著「草菅人命」等抗議標語,前往釣魚台海域向日本抗議,表達不滿,船頭也將插上湄洲媽祖令旗,保佑順利出海。

黃錫麟表示,他以私人情誼商借娛樂漁業漁船出海,申請名義為「海釣」;強調一行人將以和平理性的方式,若有機會登島,將在釣魚台插上國旗,以宣示主權。

另,針對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致函國防部,指派軍艦搭載立委赴釣魚台宣示保釣決心,國防部長陳肇敏昨天低調表示,「國防部審慎規劃中」。
=============

『海釣』是嗎?聯合號當初好像也是這名義出海,可是違法離開24海浬跑到釣魚台附近跟日本魚船相撞耶?

那我們就再造訪雲程的雙魚鏡看看這篇文章

〈娛樂漁業管理辦法〉第24條:

娛樂漁業漁船活動時間全天二十四小時開放。但每航次以四十八小時為限。
娛樂漁業漁船活動區域以臺灣本島及澎湖週邊二十四浬內及彭佳嶼、綠島、蘭嶼週邊十二浬內為限。

那十二個人以海釣的名義跑到釣魚台,這不要講日本法律,根本就是違反中華民國法令在先了,海巡署為了迎合政治正確,竟然要派船保護這艘違法出海的船隻?

這太有趣了。過去颱風天的時候,總是會有那種冒險跑到海邊釣魚的,或是跑去搶收農作物受困的,要派救難隊出動救人。通常社會大眾會認為這種人不但違法,還浪費社會成本。很多人還覺得應該跟這種人收費才對。

可是這次這些蠢血沸騰的傢伙也違法出海,只因為有政治正確大旗護身,海巡署還要派四艘船保護他們。放著正事不幹卻包庇違法,這是海巡署應該做的嗎?還是海巡署當差的只要會騎海龜就可以了?

自己先站不住腳,還想去跟人家大聲嚷嚷,還真是理歪氣壯咧。



資料來源: 君子不重則不威 | 引用網址

出海護保釣船,海巡署公然包庇違法?

 

ricebug | 16 June, 2008 21:41

 

剛剛在診所復健,突然想到一個沒想到的問題:

『那十幾個說要去保釣的傢伙,出海的名義是什麼?』

我拿起診所的報紙,聯合重工沒寫,滋油時報卻很細心的寫了出來。

=============

保釣聯盟昨夜出海 宣示主權

〔記者李穎、蘇福男/綜合報導〕身兼保釣聯盟小組執行長的永和市民代表黃錫麟,昨晚與資深保釣人士胡卜凱等共九名保釣人士從北縣深澳漁港出發,攜帶國旗、抗議布條及不便透露的「秘密武器」前往釣魚台附近海域抗議。據傳日方已有船艦在附近集結,將阻撓我方抗議人士登島。

參與這次行動的永和市民代表黃錫麟說,保釣聯盟人員將帶著國旗及寫著「草菅人命」等抗議標語,前往釣魚台海域向日本抗議,表達不滿,船頭也將插上湄洲媽祖令旗,保佑順利出海。

黃錫麟表示,他以私人情誼商借娛樂漁業漁船出海,申請名義為「海釣」;強調一行人將以和平理性的方式,若有機會登島,將在釣魚台插上國旗,以宣示主權。

另,針對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致函國防部,指派軍艦搭載立委赴釣魚台宣示保釣決心,國防部長陳肇敏昨天低調表示,「國防部審慎規劃中」。
=============

『海釣』是嗎?聯合號當初好像也是這名義出海,可是違法離開24海浬跑到釣魚台附近跟日本魚船相撞耶?

那我們就再造訪雲程的雙魚鏡看看這篇文章

〈娛樂漁業管理辦法〉第24條:

娛樂漁業漁船活動時間全天二十四小時開放。但每航次以四十八小時為限。
娛樂漁業漁船活動區域以臺灣本島及澎湖週邊二十四浬內及彭佳嶼、綠島、蘭嶼週邊十二浬內為限。

那十二個人以海釣的名義跑到釣魚台,這不要講日本法律,根本就是違反中華民國法令在先了,海巡署為了迎合政治正確,竟然要派船保護這艘違法出海的船隻?

這太有趣了。過去颱風天的時候,總是會有那種冒險跑到海邊釣魚的,或是跑去搶收農作物受困的,要派救難隊出動救人。通常社會大眾會認為這種人不但違法,還浪費社會成本。很多人還覺得應該跟這種人收費才對。

可是這次這些蠢血沸騰的傢伙也違法出海,只因為有政治正確大旗護身,海巡署還要派四艘船保護他們。放著正事不幹卻包庇違法,這是海巡署應該做的嗎?還是海巡署當差的只要會騎海龜就可以了?

自己先站不住腳,還想去跟人家大聲嚷嚷,還真是理歪氣壯咧。



資料來源: 君子不重則不威 | 引用網址

愛台灣的專利權

愛台灣的專利權

 

 

ricebug | 18 January, 2008 11:53

 

通常講到「愛台灣」三個字,都會直接把它歸類成綠色的『口號』──因為泛藍搶不到,只好批評泛綠在這一點『光說不練』。 

其實泛藍不愛台灣嗎?他們的確也認為「他們的主張是基於台灣的利益」。如果從性善論說,我們真應該相信政客-只是我比較相信「通往地獄的路是善意鋪成的」。

從理性選擇理論來說,政客都有權力極大化的動機,所以他們會提出主張來爭取大眾的支持,以求在政治舞台上繼續跳樑……擔綱演出的機會。所以不管任何顏色,都會聲稱自己的政策對台灣最有利,也就是俗稱的「愛台灣」。但為什麼這三個字好像變成泛綠獨享,而不是泛藍呢? 

(到底是愛台灣還是ㄞˋ台灣……)

 

我的想法是,因為泛藍的「對台灣有利」,經常走調成「對中國有利,所以對台灣有利」也就是先講求中國利益,再講究台灣利益。例如『台灣李明博』一論再論三論,他也說他是為台灣好,但是他怎麼論,都變成「台灣的利益是中國賜與的。所以只要中國好,台灣就會好」。古人說「不食嗟來食」,『台灣李明博』卻要台灣人硬食嗟來食,當然沒有人要理他。 

泛藍有一種曖昧的情結,就是「台灣必須靠中國跟世界接軌」。換言之,是把台灣視為中國的一部份,只要依附在中國之下就可以從中國的崛起得到好處。這是某個商業時尚雜誌,和另一個滿口國際新聞其實只有中國好的主持人想灌輸給閱聽者的迷思。 泛藍政客像郭素春,也是滿腦子期待「中國的善意」。

台灣過去不靠中國也活了下來,現在卻要等中國賜與,倒也很符合泛藍的性格:過去的經濟發展是小蔣帶給台灣的,未來的經濟發展是中國帶給台灣的,所以在政治上搬出小蔣來造神,塑造「小蔣=拼經濟=國民黨」的迷思,在現實上則主張三通救台灣。 三通能救台灣嗎?不見得是如此吧。

台灣其實早就通商了。然而傳統產業外移造成的空洞化提高了勞工失業率;錢進中國的外部性變成台灣的包袱。台灣準備好面對了嗎? 

有的人則期待陸客來台,大賺觀光錢。前面那個主持人的節目所屬的電視台,就開始編織陸客來台帶動台灣經濟,台北房價可能飆三倍。不過漫天要價以前最好先想想怎麼落地還錢。 

陸客來台,請問台灣是準備「待客」,還是準備「宰羊牯」?是不是要上演一幕幕「奧客」跟「黑心店家」的戰爭?這個東西涉及很重要的公共政策討論,可是你看到這些媒體在做嗎? 

另一個尷尬的問題是,開放中國人來台,就算有所管制,也免不了有人偷跑(詭異的是,其他國家的人卻沒有這種問題……)。偷跑的人會不會造成新的社會問題?台灣的警力是否要增加?是否又增加政府負擔?日本警察已經把「中國人犯罪」列為新的治安課題,台灣準備好了嗎?
 
(日本不把台灣當一個國家,卻又把『中國人』跟『台灣人』視為不同的群體,很有趣。) 

這些還只是政策面,上層的國家安全和主權爭議更大,不過媒體整天就是在主權面的問題打轉,閱聽者就只會看到一堆人漫天要價。到底具體的問題是什麼,大眾也懶得去質問政客,讓政客去高喊「我才是愛台灣」。然而「愛之適足以害之」,政治人物把台灣愛死了,大眾等到他們亂搞完才想到要監督,來得及嗎? 

 

〈這才是台灣的真實啊()

 

【延伸閱讀】 

慕容理深.〈郝龍斌的耳朵〉 
Liautiamding
.〈讓中國人入境的下場〉 
=============== 
獨孤木. 
關於鎖國與經濟發展 
鎖國在哪邊?〉 
路人丁,你還是覺得我們在鎖國嗎?〉
===============
20080222 
BillyPan
〈國士無雙馬英九一家()  


 

資料來源: 君子不重則不威 | 引用網址

愛台灣的專利權

 

 

ricebug | 18 January, 2008 11:53

 

通常講到「愛台灣」三個字,都會直接把它歸類成綠色的『口號』──因為泛藍搶不到,只好批評泛綠在這一點『光說不練』。 

其實泛藍不愛台灣嗎?他們的確也認為「他們的主張是基於台灣的利益」。如果從性善論說,我們真應該相信政客-只是我比較相信「通往地獄的路是善意鋪成的」。

從理性選擇理論來說,政客都有權力極大化的動機,所以他們會提出主張來爭取大眾的支持,以求在政治舞台上繼續跳樑……擔綱演出的機會。所以不管任何顏色,都會聲稱自己的政策對台灣最有利,也就是俗稱的「愛台灣」。但為什麼這三個字好像變成泛綠獨享,而不是泛藍呢? 

(到底是愛台灣還是ㄞˋ台灣……)

 

我的想法是,因為泛藍的「對台灣有利」,經常走調成「對中國有利,所以對台灣有利」也就是先講求中國利益,再講究台灣利益。例如『台灣李明博』一論再論三論,他也說他是為台灣好,但是他怎麼論,都變成「台灣的利益是中國賜與的。所以只要中國好,台灣就會好」。古人說「不食嗟來食」,『台灣李明博』卻要台灣人硬食嗟來食,當然沒有人要理他。 

泛藍有一種曖昧的情結,就是「台灣必須靠中國跟世界接軌」。換言之,是把台灣視為中國的一部份,只要依附在中國之下就可以從中國的崛起得到好處。這是某個商業時尚雜誌,和另一個滿口國際新聞其實只有中國好的主持人想灌輸給閱聽者的迷思。 泛藍政客像郭素春,也是滿腦子期待「中國的善意」。

台灣過去不靠中國也活了下來,現在卻要等中國賜與,倒也很符合泛藍的性格:過去的經濟發展是小蔣帶給台灣的,未來的經濟發展是中國帶給台灣的,所以在政治上搬出小蔣來造神,塑造「小蔣=拼經濟=國民黨」的迷思,在現實上則主張三通救台灣。 三通能救台灣嗎?不見得是如此吧。

台灣其實早就通商了。然而傳統產業外移造成的空洞化提高了勞工失業率;錢進中國的外部性變成台灣的包袱。台灣準備好面對了嗎? 

有的人則期待陸客來台,大賺觀光錢。前面那個主持人的節目所屬的電視台,就開始編織陸客來台帶動台灣經濟,台北房價可能飆三倍。不過漫天要價以前最好先想想怎麼落地還錢。 

陸客來台,請問台灣是準備「待客」,還是準備「宰羊牯」?是不是要上演一幕幕「奧客」跟「黑心店家」的戰爭?這個東西涉及很重要的公共政策討論,可是你看到這些媒體在做嗎? 

另一個尷尬的問題是,開放中國人來台,就算有所管制,也免不了有人偷跑(詭異的是,其他國家的人卻沒有這種問題……)。偷跑的人會不會造成新的社會問題?台灣的警力是否要增加?是否又增加政府負擔?日本警察已經把「中國人犯罪」列為新的治安課題,台灣準備好了嗎?
 
(日本不把台灣當一個國家,卻又把『中國人』跟『台灣人』視為不同的群體,很有趣。) 

這些還只是政策面,上層的國家安全和主權爭議更大,不過媒體整天就是在主權面的問題打轉,閱聽者就只會看到一堆人漫天要價。到底具體的問題是什麼,大眾也懶得去質問政客,讓政客去高喊「我才是愛台灣」。然而「愛之適足以害之」,政治人物把台灣愛死了,大眾等到他們亂搞完才想到要監督,來得及嗎? 

 

〈這才是台灣的真實啊()

 

【延伸閱讀】 

慕容理深.〈郝龍斌的耳朵〉 
Liautiamding
.〈讓中國人入境的下場〉 
=============== 
獨孤木. 
關於鎖國與經濟發展 
鎖國在哪邊?〉 
路人丁,你還是覺得我們在鎖國嗎?〉
===============
20080222 
BillyPan
〈國士無雙馬英九一家()  


 

資料來源: 君子不重則不威 | 引用網址

政府無能 何必牽拖前朝遺老

 

政府無能

 

何必牽拖前朝遺老

 

記者鄒景雯特稿2008/06/17

 

已於上週遞出書面辭呈的駐日代表許世楷,昨以拒絕前往立法院「受辱」理由堅持求去,在馬政府為處理釣魚台事件焦頭爛額之際,被召回的代表有此行動,馬總統應該儘快准辭,並立即發表新人選,以接手處理此事引發的後續複雜效應。除非,馬總統派不出駐日代表!

有能者,化繁為簡,無能者,化簡為繁,海釣船遭日艦撞沉事件發生至今已長達一週,過程中有好幾個時間點可以斬釘截鐵的表現明快作風,為新政府早已準備好執政的節奏與方向感,創造成績。

不料,事與願違,就如其他紛紛「出包」的國內大小政務一樣,海釣船此一偶發事件現在已經演變成台日兩國間的國際爭端,而馬政府卻遲遲未化危機為轉機,積極掌握與日談判漁權等各種合作計畫的可能,反而淪為操作情緒的義和團政權,實在是貽笑大方!

海釣船事件的處置,呈現的是政府陷入「無主」狀態,事發當天,劉揆與馬總統陸續於七點、八點多獲知消息,卻讓中國外交部秦剛在次日先一步以「中國台灣」向日抗議,大吃台灣豆腐,這是民怨之始。

錯失先機的馬政府之後再由劉內閣在國會吐口水,馬總統的決斷與行動全部都消失不見,再加上外交部與海巡署的撤艦風暴,一個政府的橫向與直向聯繫徹底失靈,就此攤在眾人目前,這是事態欲小不易的火藥。

現在,國民黨籍的台北縣長帶頭抗議,該黨立委要求軍艦護航前往釣魚台,如此「自救」,完全是馬總統鎮不住黨的具體表徵。

召回駐日代表後,馬政府的下一步是什麼?其章法與邏輯,至今不明,一個領導者,不外:我說,大家跟我做!但這個人不見了,大家更不知該怎麼做?

完全執政,當然完全負責!在此情況下,要「前朝遺老」許世楷去國會報告什麼呢?還是趕快另請高明,別牽拖了吧!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政府無能

 

何必牽拖前朝遺老

 

記者鄒景雯特稿2008/06/17

 

已於上週遞出書面辭呈的駐日代表許世楷,昨以拒絕前往立法院「受辱」理由堅持求去,在馬政府為處理釣魚台事件焦頭爛額之際,被召回的代表有此行動,馬總統應該儘快准辭,並立即發表新人選,以接手處理此事引發的後續複雜效應。除非,馬總統派不出駐日代表!

有能者,化繁為簡,無能者,化簡為繁,海釣船遭日艦撞沉事件發生至今已長達一週,過程中有好幾個時間點可以斬釘截鐵的表現明快作風,為新政府早已準備好執政的節奏與方向感,創造成績。

不料,事與願違,就如其他紛紛「出包」的國內大小政務一樣,海釣船此一偶發事件現在已經演變成台日兩國間的國際爭端,而馬政府卻遲遲未化危機為轉機,積極掌握與日談判漁權等各種合作計畫的可能,反而淪為操作情緒的義和團政權,實在是貽笑大方!

海釣船事件的處置,呈現的是政府陷入「無主」狀態,事發當天,劉揆與馬總統陸續於七點、八點多獲知消息,卻讓中國外交部秦剛在次日先一步以「中國台灣」向日抗議,大吃台灣豆腐,這是民怨之始。

錯失先機的馬政府之後再由劉內閣在國會吐口水,馬總統的決斷與行動全部都消失不見,再加上外交部與海巡署的撤艦風暴,一個政府的橫向與直向聯繫徹底失靈,就此攤在眾人目前,這是事態欲小不易的火藥。

現在,國民黨籍的台北縣長帶頭抗議,該黨立委要求軍艦護航前往釣魚台,如此「自救」,完全是馬總統鎮不住黨的具體表徵。

召回駐日代表後,馬政府的下一步是什麼?其章法與邏輯,至今不明,一個領導者,不外:我說,大家跟我做!但這個人不見了,大家更不知該怎麼做?

完全執政,當然完全負責!在此情況下,要「前朝遺老」許世楷去國會報告什麼呢?還是趕快另請高明,別牽拖了吧!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宣示主權

宣示主權

 

小明2008/06/16

[100%中資黑道地下電視台/

媚中仇日小事化大炒作報導]

灣保釣團體在海巡署艦艇層層戒護下前往釣魚台自慰宣示主權。船隻距離釣魚台島0.4海浬 時,因為怕被日本逮捕(有圖有真相),所以根本沒有那個LP登島插旗,只好悻悻然繞島一周後,全體人員向釣魚台撒一泡尿,表示那是牠們的地盤後,就凱旋回台接受主流統派媒體妓者英雄式訪問了。

 

至於為何「不惜一站」宣示主權的英雄式舉動卻害怕被逮捕?相關人員表示,牠們向釣魚台島撒尿時,確實有站成一排,雖然射程不及0.4海浬 ,但還是達成「不惜一」的階段性目標,完成佔地盤的阿Q儀式,壯烈程度,只有身上一身紅衣差堪比擬。

 

〔 資料來源: 南方獸學院 | 引用網址

 

宣示主權

 

小明2008/06/16

[100%中資黑道地下電視台/

媚中仇日小事化大炒作報導]

灣保釣團體在海巡署艦艇層層戒護下前往釣魚台自慰宣示主權。船隻距離釣魚台島0.4海浬 時,因為怕被日本逮捕(有圖有真相),所以根本沒有那個LP登島插旗,只好悻悻然繞島一周後,全體人員向釣魚台撒一泡尿,表示那是牠們的地盤後,就凱旋回台接受主流統派媒體妓者英雄式訪問了。

 

至於為何「不惜一站」宣示主權的英雄式舉動卻害怕被逮捕?相關人員表示,牠們向釣魚台島撒尿時,確實有站成一排,雖然射程不及0.4海浬 ,但還是達成「不惜一」的階段性目標,完成佔地盤的阿Q儀式,壯烈程度,只有身上一身紅衣差堪比擬。

 

〔 資料來源: 南方獸學院 | 引用網址

 

原來是這樣的兩套標準

原來是這樣的兩套標準

 

YSL 2008/06/17

 

看到四位執政黨立委對於駐日代表許世楷的「羞辱」言論,覺得是四位執政黨立委在羞辱自己跟馬老大。

本來,對於在台權勢華人及其後代喜愛拿綠卡,總以為那是時代的悲劇,無關乎忠誠,只是沒有安全感而已。

面對綠卡,執政黨劉內閣定調與「忠誠」無關,雖然好笑地扯上有沒有國際觀的問題。也罷,如果拿綠卡與忠誠無關,何以四位執政黨委員竟會以 許世楷 先生擁有日本永久居留權,而說他會替日本人講話?日本人天生倭寇,是嗎?美國人長得比較高大就是了。

如果 許世楷 先生擁有日本永久居留權就會替日本人講話,是種合乎道理與經驗法則的說法,那就難怪馬老大他最近對於台灣的種種(物價飛漲、豪雨傷農),會不視、不聞與不與!因為馬老大他一家都是美國人,他當然不會在意台灣。

更何況 許世楷 先生在此次釣魚台撞船事件中,到底幫日本人說了啥話?一點都不知道。而且,一個應該駐外代表不就是傳話,傳達兩國當局的意思,居中斡旋,不幫日本人說話,那要幫誰?如何是駐日代表?釣魚台撞船事件中,態度該強硬或低調,是行政院、是總統定調的,不是駐外代表。

許世楷 先生有錯,不應該在此時不先到立法院接受羞辱後再下台,而竟搶先以「士可殺不可辱」為由先辭調駐日代表一職,因為這樣的作法,除突顯一個台灣人的高尚格調外,更使得執政黨立委有磨了刀卻派不上用場的悵然若失感,實在不能原諒。

 

 

〔 資料來源: 就祇是日誌 | 引用網址

 

 

 

原來是這樣的兩套標準

 

YSL 2008/06/17

 

看到四位執政黨立委對於駐日代表許世楷的「羞辱」言論,覺得是四位執政黨立委在羞辱自己跟馬老大。

本來,對於在台權勢華人及其後代喜愛拿綠卡,總以為那是時代的悲劇,無關乎忠誠,只是沒有安全感而已。

面對綠卡,執政黨劉內閣定調與「忠誠」無關,雖然好笑地扯上有沒有國際觀的問題。也罷,如果拿綠卡與忠誠無關,何以四位執政黨委員竟會以 許世楷 先生擁有日本永久居留權,而說他會替日本人講話?日本人天生倭寇,是嗎?美國人長得比較高大就是了。

如果 許世楷 先生擁有日本永久居留權就會替日本人講話,是種合乎道理與經驗法則的說法,那就難怪馬老大他最近對於台灣的種種(物價飛漲、豪雨傷農),會不視、不聞與不與!因為馬老大他一家都是美國人,他當然不會在意台灣。

更何況 許世楷 先生在此次釣魚台撞船事件中,到底幫日本人說了啥話?一點都不知道。而且,一個應該駐外代表不就是傳話,傳達兩國當局的意思,居中斡旋,不幫日本人說話,那要幫誰?如何是駐日代表?釣魚台撞船事件中,態度該強硬或低調,是行政院、是總統定調的,不是駐外代表。

許世楷 先生有錯,不應該在此時不先到立法院接受羞辱後再下台,而竟搶先以「士可殺不可辱」為由先辭調駐日代表一職,因為這樣的作法,除突顯一個台灣人的高尚格調外,更使得執政黨立委有磨了刀卻派不上用場的悵然若失感,實在不能原諒。

 

 

〔 資料來源: 就祇是日誌 | 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