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出狀元

『你,靠什麼吃飯?』打從進入職場,這句話,不知被問了重複多少次?

 

年後一個友人離了職。

 

詢問後,她只說了︰『沒遠景!沒有前途!再待幾年,還是一樣當個打雜的,一輩子當嘍囉供人使喚!』、『我要去大公司上班,不要再蹲在小公司了,太沒出息了!』

一段時間後得知,她真的如願跳了槽,換了間大很多規模的大公司。

 

不過,相當遺憾的,她進了所謂的大公司後,並不如預期。

 

她抱怨著︰『之前的那家小公司,人少好說話。遲到早退,打點一下,說一下可以通融!現在公司,遲到一分鐘就是遲到,一板一眼,沒得通融!馬上一個月的全勤就沒了!全勤扣兩千耶,好傷啊~』

『我換來這家公司後,原本通勤騎機車5公里內的距離,現在單趟要開三十多公里的車,交通成本大大提高,就算薪水比原來的公司多兩千,但我實際付出的金錢、時間、人力耗損的成本,絕對不只兩千!薪水加兩千,支出多四千,唉~』

『原以為大公司晉升制度好,機會多!有翻身機會,結果咧~大公司還不是一樣?當官的,永遠一個樣,只升遷自己人,只愛親信和狗腿,其他閒雜人等,慢慢等,等到妳掛了,說不定都沒機會!從那換到這,我還是打雜的,不過就是小公司的打雜,變成百人大公司的打雜,差別在哪裡?我不知道~唉,我好後悔~~』

 

聽著她一串的抱怨,一時之間我不知道該說什麼。當初她說要離職的原因,還猶言在耳,今日一翻兩瞪眼,她推翻了之前一切。

 

『我…我一火大,就甩辭呈啦!』這天,這頭的她說。

『啥?妳辭職啦!!!不會吧?這麼突然?…那…現在妳打算怎麼辦??』我問。

『…呃?…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車子都買了,貸款總是要還吧?……』

『…呃…那妳一個月車貸要還多少?』好奇,我問了。

『…八千多,不包含保險跟其他……』她輕描淡寫地說的像不關自己的事一般。

『……呃……這…』這頭我,詫異地說不出話來。就算自己算數不好,但還推敲的出她這下真的麻煩大了!薪水由三萬元提高到三萬二,再倒扣四千交通跟八千車貸,虧大了!她等於幫自己減薪一萬二,去作跟原來一模一樣的工作!

 

這個大公司光環,真的害人不淺。

 

『…呃,妳還有存款嗎?』我問。

『哈哈~曾經有啊~不過通通拿去繳車子的頭期款了~哈哈~』她說。

『…(驚!)…呃…妳不會身無分文了吧?…』我恐懼的問。

『哈…不至於啦~我存摺裡還有四千多塊可以活到下個月啦!哈哈~~』

『…那妳,有開始,找下份工作了嗎?』要說她樂天知命,還是不知死之將至的天真?

『沒有耶~哈哈~再看看吧,別擔心啦!大不了我拿這剩下的四千元,天天去夜店晃,釣個有錢的小開,我就發達啦~哈哈~別擔心,行行出狀元!』她豁達的說。

『……………』這頭的我,再度因為詫異,說不出半句話來。

 

真的很想告訴她說︰《妳看看要不要,拿那四千元,好好吃噸飯,買些自己愛的東西犒賞一下,再去高級住宅區附近,找個賓士車或BMW必經之路,靜靜的等待機會,找到機會,再狠狠的衝出去,喬裝嚴重的假車禍,好好勒索一大筆錢,發達成功的機率會比釣小開高!》

( ̄_ ̄ 疑?為什麼要好好的吃一噸,還有犒賞自己喔?因為萬一失敗,那噸好好的犒賞自己,就是最後一餐啦!總不能虧待自己吧!送自己最後一程,總不能小氣吧?)

(還有,鄉下哪來的小開出沒的夜店,頂多一堆“阿公店”吧。)

 

 

這天早晨,啃著早餐三明治,隔壁又傳來“巨響”。

研發之神,一早火力全開,急速的“輾著”這位資淺研發工程師弟弟。

 

『厚~我不是說了嗎?~那東西要(黑的),(梅毒)完的東西,(管子)要毒完,這東西就是(哎ㄛ~),兩頭空的是(哎ㄛ~)你知道吧!不會毒到(壞的),一定都會(黑的),你(英鎊)要對,它的(陰莖)不一樣,你要用(答ㄋㄟ)!還有~還有~最後結束了,要用(史蹟馬)去交換知道吧!』

 

「挖靠~這是什麼啊?(抖…)這是辦公室裡耶!他們倆個男生,怎麼可以在一大清早的早晨,作出這麼勁暴的情色發言啊!」這番激進言論,著時讓小的桌上那杯溫熱的奶茶,一股腦的全噴了出來。

 

 

人家說隔行如隔山,雖說在同一家科技公司工作,都隸屬系統部同一單位,但非程式設計人員,真的很多不懂的!粗淺的腦袋,解譯出來的是→《菜鳥工程師弟弟,昨天玩樂叫了傳播妹,有可能是不小心染病了,然後老鳥知道,秉持著經驗傳承的理念在教育他,跟他說叫錯就錯了,以後要有防護措施,要小心,還有,不要再多花冤枉錢,頂多拿個假古董,或是不值錢的東西打發對方就好了!更不要花英鎊這麼高的金額浪費了!》挖靠~原來,這年頭去花天酒地,可以這麼招搖啊!

 

「………」除了肩膀微微抖動的內傷笑,這個Block沒有人說話,大家繼續的上著班。也不敢追問,到底發生了什麼風花雪夜的事?多日後,終於逮到機會問了其他人。

 

『呃…那個研發之神,那天是不是在罵那個○○玩女生的事情啊?』

『嘖…嘖…好敢喔!在辦公室公然大聲說耶!好猛!果真【】講話真的不一樣啊!膽子夠大!Power夠重!暴點夠多!講的旁邊的我們,臉紅心兒跳,超級尷尬的說…嘖嘖嘖…』

『…(搖頭)…小茹!妳~真的~叫外行耶!那是程式語言~』

 

~那東西要【黑的】(=Header 表頭),【梅毒】(=沒讀)完的東西,【管子】(=buffer管子=暫存區)要毒(讀)完,這東西就是【哎ㄛ~】(=IO),【哎ㄛ~】(=IO兩頭空的是你知道吧!不會毒(讀)【壞的】(=File檔案),一定都會【黑的】(=Header 表頭),【英鎊】(=InBound指輸入)要對,它的【陰莖】(=Engine引擎不一樣,你要用【答ㄋㄟ】(=.net一種程式語言)!還有~還有~最後結束了,要用【史蹟馬】(=schema 檔案結構)去交換知道吧!

 

『…呃…不是叫小姐,然後染病喔?』 ⊙_⊙ 我說。

『厚~妳很神耶,竟然可以把引擎,聽成“陰莖”!我…真的佩服妳…妳真的不是寫程式的料…』

 

『音聽起來很像啊…哈哈…這就是隔行如隔山啊!哈哈…你們程式設計師,還不是一天到晚把我們設計師的CMYK顏色,叫錯成YMCA(青年旅館)?哈!哈!』只能苦笑化解自己的尷尬。

 

『哈哈!那天隔壁機房的○○,在座位上講電話,我也被他嚇的半死啊!我就想他怎麼一下班,說話就變得很色情咧…哈哈…原來是誤會一場!』

『他說啥?』

『他說︰《你這樣做不對啦!要前吸後吸,兩邊都要吸,這樣才對啦!》;《對啦,我就是說吹的方向要對,頭要抬起來才對啦!》我在旁邊聽,嚇的半死,想說他怎麼上班一個樣,下班另一個樣!情色言論一點都不避嫌!結果咧~他是說機房的電風扇,角度要僑對啦!不然主機會過熱啦~哈哈哈,誤會一場!誤會一場!』

 

『………………』

『…妳…真是…………………………』

 

常言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真的,想太多了…

 

因為環境扭曲?亦或是因人的緣故,導致一切變質?

好的老闆,努力讓環境變佳、提昇一切,以凝聚更好的向心力;反之,不佳者,讓濁水更濁,黑暗不見天日…。

有句話說:『跟著好人學好人,跟著獅虎學咬人。』 環境不佳,心靈也跟著向下沉淪…。

 

 

『…………』

『………………』

『哇靠~這位小姐啊~妳!!妳…不會想揀狗屎吧?…』⊙_⊙ 這男人開口了。

『沒錯!軟軟的,揀回去沾點黑芝麻,滾一滾、混一混,就是很補的甜品黑芝麻球了!灑點芝麻油上去,百分之百無破綻!』得意的我笑了。

『(驚!)…呃…妳現在是大發慈悲,突然女性意識抬頭,要開始研究料理了嗎?…』

『…沒錯,我要送給機車老闆!行行出狀元,條條大路通羅馬!我黑芝麻球作出來後,再用專精的完美包裝技巧加工,裝進美輪美奐的包裝盒中,絕對零破綻!無瑕疵!他吃一顆,一定永生難忘,此生足已…哇哈哈哈哈…』我狂妄的說!

『………………』

『………………………………』無言。

 

『…呃…我發現,妳除了設計這條路,應該還有很多條險路,可以走……我說的是…真的……』

 

『我,靠什麼吃飯?靠地獄的火焰加熱冷飯吃…………』

『你,靠什麼吃飯?』打從進入職場,這句話,不知被問了重複多少次?

 

年後一個友人離了職。

 

詢問後,她只說了︰『沒遠景!沒有前途!再待幾年,還是一樣當個打雜的,一輩子當嘍囉供人使喚!』、『我要去大公司上班,不要再蹲在小公司了,太沒出息了!』

一段時間後得知,她真的如願跳了槽,換了間大很多規模的大公司。

 

不過,相當遺憾的,她進了所謂的大公司後,並不如預期。

 

她抱怨著︰『之前的那家小公司,人少好說話。遲到早退,打點一下,說一下可以通融!現在公司,遲到一分鐘就是遲到,一板一眼,沒得通融!馬上一個月的全勤就沒了!全勤扣兩千耶,好傷啊~』

『我換來這家公司後,原本通勤騎機車5公里內的距離,現在單趟要開三十多公里的車,交通成本大大提高,就算薪水比原來的公司多兩千,但我實際付出的金錢、時間、人力耗損的成本,絕對不只兩千!薪水加兩千,支出多四千,唉~』

『原以為大公司晉升制度好,機會多!有翻身機會,結果咧~大公司還不是一樣?當官的,永遠一個樣,只升遷自己人,只愛親信和狗腿,其他閒雜人等,慢慢等,等到妳掛了,說不定都沒機會!從那換到這,我還是打雜的,不過就是小公司的打雜,變成百人大公司的打雜,差別在哪裡?我不知道~唉,我好後悔~~』

 

聽著她一串的抱怨,一時之間我不知道該說什麼。當初她說要離職的原因,還猶言在耳,今日一翻兩瞪眼,她推翻了之前一切。

 

『我…我一火大,就甩辭呈啦!』這天,這頭的她說。

『啥?妳辭職啦!!!不會吧?這麼突然?…那…現在妳打算怎麼辦??』我問。

『…呃?…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車子都買了,貸款總是要還吧?……』

『…呃…那妳一個月車貸要還多少?』好奇,我問了。

『…八千多,不包含保險跟其他……』她輕描淡寫地說的像不關自己的事一般。

『……呃……這…』這頭我,詫異地說不出話來。就算自己算數不好,但還推敲的出她這下真的麻煩大了!薪水由三萬元提高到三萬二,再倒扣四千交通跟八千車貸,虧大了!她等於幫自己減薪一萬二,去作跟原來一模一樣的工作!

 

這個大公司光環,真的害人不淺。

 

『…呃,妳還有存款嗎?』我問。

『哈哈~曾經有啊~不過通通拿去繳車子的頭期款了~哈哈~』她說。

『…(驚!)…呃…妳不會身無分文了吧?…』我恐懼的問。

『哈…不至於啦~我存摺裡還有四千多塊可以活到下個月啦!哈哈~~』

『…那妳,有開始,找下份工作了嗎?』要說她樂天知命,還是不知死之將至的天真?

『沒有耶~哈哈~再看看吧,別擔心啦!大不了我拿這剩下的四千元,天天去夜店晃,釣個有錢的小開,我就發達啦~哈哈~別擔心,行行出狀元!』她豁達的說。

『……………』這頭的我,再度因為詫異,說不出半句話來。

 

真的很想告訴她說︰《妳看看要不要,拿那四千元,好好吃噸飯,買些自己愛的東西犒賞一下,再去高級住宅區附近,找個賓士車或BMW必經之路,靜靜的等待機會,找到機會,再狠狠的衝出去,喬裝嚴重的假車禍,好好勒索一大筆錢,發達成功的機率會比釣小開高!》

( ̄_ ̄ 疑?為什麼要好好的吃一噸,還有犒賞自己喔?因為萬一失敗,那噸好好的犒賞自己,就是最後一餐啦!總不能虧待自己吧!送自己最後一程,總不能小氣吧?)

(還有,鄉下哪來的小開出沒的夜店,頂多一堆“阿公店”吧。)

 

 

這天早晨,啃著早餐三明治,隔壁又傳來“巨響”。

研發之神,一早火力全開,急速的“輾著”這位資淺研發工程師弟弟。

 

『厚~我不是說了嗎?~那東西要(黑的),(梅毒)完的東西,(管子)要毒完,這東西就是(哎ㄛ~),兩頭空的是(哎ㄛ~)你知道吧!不會毒到(壞的),一定都會(黑的),你(英鎊)要對,它的(陰莖)不一樣,你要用(答ㄋㄟ)!還有~還有~最後結束了,要用(史蹟馬)去交換知道吧!』

 

「挖靠~這是什麼啊?(抖…)這是辦公室裡耶!他們倆個男生,怎麼可以在一大清早的早晨,作出這麼勁暴的情色發言啊!」這番激進言論,著時讓小的桌上那杯溫熱的奶茶,一股腦的全噴了出來。

 

 

人家說隔行如隔山,雖說在同一家科技公司工作,都隸屬系統部同一單位,但非程式設計人員,真的很多不懂的!粗淺的腦袋,解譯出來的是→《菜鳥工程師弟弟,昨天玩樂叫了傳播妹,有可能是不小心染病了,然後老鳥知道,秉持著經驗傳承的理念在教育他,跟他說叫錯就錯了,以後要有防護措施,要小心,還有,不要再多花冤枉錢,頂多拿個假古董,或是不值錢的東西打發對方就好了!更不要花英鎊這麼高的金額浪費了!》挖靠~原來,這年頭去花天酒地,可以這麼招搖啊!

 

「………」除了肩膀微微抖動的內傷笑,這個Block沒有人說話,大家繼續的上著班。也不敢追問,到底發生了什麼風花雪夜的事?多日後,終於逮到機會問了其他人。

 

『呃…那個研發之神,那天是不是在罵那個○○玩女生的事情啊?』

『嘖…嘖…好敢喔!在辦公室公然大聲說耶!好猛!果真【】講話真的不一樣啊!膽子夠大!Power夠重!暴點夠多!講的旁邊的我們,臉紅心兒跳,超級尷尬的說…嘖嘖嘖…』

『…(搖頭)…小茹!妳~真的~叫外行耶!那是程式語言~』

 

~那東西要【黑的】(=Header 表頭),【梅毒】(=沒讀)完的東西,【管子】(=buffer管子=暫存區)要毒(讀)完,這東西就是【哎ㄛ~】(=IO),【哎ㄛ~】(=IO兩頭空的是你知道吧!不會毒(讀)【壞的】(=File檔案),一定都會【黑的】(=Header 表頭),【英鎊】(=InBound指輸入)要對,它的【陰莖】(=Engine引擎不一樣,你要用【答ㄋㄟ】(=.net一種程式語言)!還有~還有~最後結束了,要用【史蹟馬】(=schema 檔案結構)去交換知道吧!

 

『…呃…不是叫小姐,然後染病喔?』 ⊙_⊙ 我說。

『厚~妳很神耶,竟然可以把引擎,聽成“陰莖”!我…真的佩服妳…妳真的不是寫程式的料…』

 

『音聽起來很像啊…哈哈…這就是隔行如隔山啊!哈哈…你們程式設計師,還不是一天到晚把我們設計師的CMYK顏色,叫錯成YMCA(青年旅館)?哈!哈!』只能苦笑化解自己的尷尬。

 

『哈哈!那天隔壁機房的○○,在座位上講電話,我也被他嚇的半死啊!我就想他怎麼一下班,說話就變得很色情咧…哈哈…原來是誤會一場!』

『他說啥?』

『他說︰《你這樣做不對啦!要前吸後吸,兩邊都要吸,這樣才對啦!》;《對啦,我就是說吹的方向要對,頭要抬起來才對啦!》我在旁邊聽,嚇的半死,想說他怎麼上班一個樣,下班另一個樣!情色言論一點都不避嫌!結果咧~他是說機房的電風扇,角度要僑對啦!不然主機會過熱啦~哈哈哈,誤會一場!誤會一場!』

 

『………………』

『…妳…真是…………………………』

 

常言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真的,想太多了…

 

因為環境扭曲?亦或是因人的緣故,導致一切變質?

好的老闆,努力讓環境變佳、提昇一切,以凝聚更好的向心力;反之,不佳者,讓濁水更濁,黑暗不見天日…。

有句話說:『跟著好人學好人,跟著獅虎學咬人。』 環境不佳,心靈也跟著向下沉淪…。

 

 

『…………』

『………………』

『哇靠~這位小姐啊~妳!!妳…不會想揀狗屎吧?…』⊙_⊙ 這男人開口了。

『沒錯!軟軟的,揀回去沾點黑芝麻,滾一滾、混一混,就是很補的甜品黑芝麻球了!灑點芝麻油上去,百分之百無破綻!』得意的我笑了。

『(驚!)…呃…妳現在是大發慈悲,突然女性意識抬頭,要開始研究料理了嗎?…』

『…沒錯,我要送給機車老闆!行行出狀元,條條大路通羅馬!我黑芝麻球作出來後,再用專精的完美包裝技巧加工,裝進美輪美奐的包裝盒中,絕對零破綻!無瑕疵!他吃一顆,一定永生難忘,此生足已…哇哈哈哈哈…』我狂妄的說!

『………………』

『………………………………』無言。

 

『…呃…我發現,妳除了設計這條路,應該還有很多條險路,可以走……我說的是…真的……』

 

『我,靠什麼吃飯?靠地獄的火焰加熱冷飯吃…………』